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章 运动的早晨

类别:玄幻新利18   作者:不二色   书名:官路旖旎_官路旖旎无弹窗_官路旖旎最新章节
    此时,外面的灯火已经在阳台的窗户上闪烁了起来……

    雯雯抬起头,看了看左穷,然后把柔嫩的手掌抚上左穷的脸,轻声道:“哥哥,妈妈以前一直跟我说女孩子要学会dú lì,我就偏偏要事事靠着她,嘻嘻,是不是很坏?但最近我觉得自己应该dú lì起来,不会再让哥哥cāo心,哥哥为了我,已经做了很多了,有时候我一想起来,都觉得欠了哥哥很多。【无弹窗新利18网www.baoliny.com】”

    说到这里,雯雯把下巴放在左穷肩膀上,左穷感觉雯雯尖尖的下巴使自己的肩上有些刺痛,可同样,还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欣慰,左穷摸着雯雯的头发,心里又莫名其妙地涌出一股忧伤,然后,左穷若有所思地缓缓地说:“丫头,你能够有这样的想法哥哥很高兴,可是你不要觉得你欠了哥哥的,我们在一起你给了我很多快乐,帮我渡过了很多难关,如果不是你,我就是一孤独者,是你陪着我,你现在还不太明白,有机会我跟你说,别想那么多,我现在只希望你能快乐地成长,我希望一直陪着你成长,这就是我最大的快乐,希望哥哥不欠你的就行。”

    雯雯看着左穷娇柔地笑了一下,说:“哥哥,咱俩到底谁欠谁啊?我都糊涂了,嘻嘻。”

    左穷看着雯雯这么开心,也开心了很多,不禁也乐了,道:“丫头,好了,咱俩不说这些了,你今天去你白姐姐家了吗?她还在家吗?”

    雯雯点点头,说:“在啊,白姐姐一看我去高兴坏了,嘻嘻,她说我是她乖女儿,她说在下江这里很闷的,要不是我和哥哥你,她都只好每天看书照相。”

    “呵呵,你那白姐姐倒会占便宜,凭空就多出了一个孝顺女儿出来!”

    “臭哥,你才会占便宜呢!”雯雯刚说完不知道想起什么小脸蛋忽的一下子红晕遍布。

    左穷愣了下,也不由的尴尬万分。

    雯雯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轻声说道:“哥,有的说人的内心永远是琢磨不透的,但你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什么吗?”

    左>

    左穷看了雯雯好半天,也笑着说道:“丫头,你当哥哥是半仙啊,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

    雯雯看了一眼窗外,说:“可是哥哥在想什么,我知道。”

    左穷愣了一下,说:“嘿嘿,小丫头,你倒是说说,哥哥在想啥?”

    雯雯盯着左穷看了看,然后站起身,对左穷调皮地笑了一下,说:“我不告诉你,我去洗澡啦。”

    左穷摇头笑了笑,感觉这姑娘一大,身上似乎就长了许多的刺一样,就像一朵玫瑰,虽然漂亮、娇艳,但你总会担心它身上的刺把你刺疼。

    左穷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

    就在左穷陷入沉思之时,隐约听到楼下似乎有两个女人的争执声,这两个女人的声音都特别好听,虽然大致能听出两个人发生的纠纷,可绝对不是泼妇骂街那种,正因为如此,才使这两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搞辩论。

    左穷坐在沙发上仔细听了几句,似乎是在为车子的事情在争吵,听着听着,左穷觉得其中一个女人的声音越听越耳熟,左穷走阳台上一看,赶紧急匆匆地下了楼。

    左穷一边下楼,一边想,晕!陈大小姐居然和人吵起来了,头疼啊,就凭着陈大小姐的身手,要揍人了可不好。不过让左穷稍稍安心的是,人家冬冬现在只是在君子阶段。

    左穷下楼以后,看见冬冬正在跟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争执着,那个女人左穷越看越眼熟,那丰满的胸脯,挺翘的尼股,还有那雪白的皮肤和幽怨的眼神,左穷-惊,差点没扭头退回去,那不就是卫明的一个翻版嘛!难道是卫明的什么亲戚?

    左穷硬着头皮走到两个女人身边,冬冬一见左穷过来,撅着嘴挽住左穷的胳膊,说:“左穷,你看,她把我的车擦掉漆了。”

    那个漂亮的妹子看了看左穷,他该怎么面对着一个像自己情妇,或者说有可能是晚辈的女孩。

    女人的眼神特别奇怪,盯着左穷的目光带点笑意,似乎真认识左穷一般,让左穷愣了半天,不会?难道她还知道有自己这么一号人。

    冬冬见叫了一声左穷没有反应,用手偷偷捏了一把左穷的胳膊,然后接着说:“大姐,你讲不讲道理啊?明明是你的车先擦上我的车的。”晕!那女人和冬冬也差不多年岁,竟然被冬冬一下把年龄直接提到中年妇女行列。

    那女人把目光收回来,娇声道:“我看是你不讲道理才对!分明是你的倒车技术太差,我的车根本没动!”说完,又看看左穷,又说:“哼!男朋友来了你就牛啊。”

    冬冬气得怒目圆睁,道:“没见你这么没素质的,他说一句话了吗?!你是不是没见过男人啊?”

    那女人一听冬冬这么说,好看的脸一下子就变了颜sè,刚想说什么,左穷赶紧拉了一下冬冬的胳膊,说:“这位小姐,冬冬,你们先别说了,我看看两个车的情况。”

    左穷走到两辆车擦边的地方看了一眼,心里大致明白,估计是冬冬的不是,一个外行一个内行,很明显的。

    那女人似乎看出了左穷的意思,这时,双手抱胸,在那冷冷地等着左穷怎么说,而冬冬则趾高气扬地白了一眼那女人,然后又跑到左穷的身边,说:“怎么样,是她的不对?”

    左穷无语又纠结,看了一眼冬冬,给她使了个眼sè,然后走到那女人身边,赔笑着说:“我大致看了,是我们的不对,小姐你贵姓?”

    那女人似笑非笑瞟了一眼左穷,说:“问我姓什么干嘛?你们不对就说说怎么办,说那些废话!”

    冬冬一听,火气大了,一把拉回左穷,说:“你看你什么态度,你难道一点责任也没有吗?你看你那车停的,占了一个半的车位,有你这么没公共道德的吗?”

    那女人针锋相对,道:“你有公共道德?那你去停车库去呀,这里本来就是临时停车位,你懂不懂啊你?!看着你挺漂亮的,一点脑子都没有!”

    冬冬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打算继续与女人理论,左穷头大地揽住冬冬,道:“冬冬,你先别说话,让我来。”

    冬冬眼中一亮,以为左穷要加入战争,并站在自己的阵营,她的战斗力是很行,但有时候男人的加入会更有面子。她娇柔地躲在左穷身后瞪了那女人一眼,那女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柳眉倒竖气呼呼地看着左穷。

    左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女人,礼貌地说:“这位小姐,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名片,你的车我刚才看了一下,和我朋友的车一样,都是擦掉一点漆,大家都是成年人,别意气用事,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修车花多少钱我来付,你看这样可以吗?”

    女人听左穷这么说,脸上的怒意缓和了一些,看了一眼冬冬,道:“算了,我还赶时间呢,懒得和你们说。”

    冬冬不高兴地嘀咕道:“干嘛呀?她难道没有不对地方吗?”

    左穷苦着脸,趁那像卫明的女人还没发作的时候,把那张名片塞给了她,那女人拿着名片看了一眼,然后又跟左穷对照了一下,然后颇具玩味地笑了笑,说:“那好,就按你说的办。”说完,又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冬冬,然后给左穷飞了个媚眼,把名片放在唇边,还给了左穷一个飞吻,然后扭着水蛇腰上了车。

    等那女人把车倒出来,还对着两个人按了一下喇叭,然后快速开出小区。

    冬冬气鼓鼓地看着车子开出去的影子,扭头看了一眼左穷,说:“这种女人就不能惯她毛病,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左穷看冬冬得理不让人的小女人样,在旁边嘿嘿笑道:“女人啊,就是小心眼,没想到美女也这样,哈哈。”

    冬冬白了一眼左穷,说:“幸灾乐祸啊你,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哼!”

    左穷揽着冬冬的小蛮腰,道:“呵呵!你还斗志昂扬啊,放马过来!”

    冬冬噗嗤笑了一下,捶一下左穷的胳膊,说:“就是得这样,自从开了这车之后我遇到好几回这样的小插曲了,上次是个男的,也是我不对,可被我一说,赶紧跟我道歉,还要赔我钱,没想到遇到这个女的,不灵了。”

    当然不灵了,那女人一看就不是玩女人的,左穷心说到,看看冬冬,冬冬皱着眉头,一副小八婆的模样,还真挺可爱,左穷嘿嘿一笑:“嘿!没听你说过啊,你不会是对那个男的使美人计了?”

    冬冬白了他一眼,道:“想什么呢,这是个人利益问题,虽然咱不在理,可咱得把那架势拉出来,这叫心理斗争,你呀,不懂这些。”

    左穷苦笑说道:“得了,就这点芝麻大小的事情还心理斗争?!是,回家,对了,吃饭了吗?”

    冬冬往左穷杯里靠了一下,搂着左穷的腰,撒娇地说:“哼,我都气饱了。”

    左穷扫了一眼冬冬的胸部,道:“嗯,我看像,胸部都大了,肯定气得不轻。”

    冬冬扭动了一下身子,啐道:“sè狼!就知道看不该看的地方,哎?你怎么今天好像挺兴奋啊,不会是刚才那个女人刺激你了,我看那个女人挺sāo的。”

    左穷无奈地说:“大姐,你才想不该想的,说实话,吵架的女人不怎么可爱。”

    冬冬不置可否地说:“不跟你说了,哎呀,累死了,我要上去洗个澡。”

    左穷带着冬冬上了楼,发现自己没带钥匙,道:“我没带钥匙,你的那把带了吗?”

    冬冬一边在她的小包里翻找,一边说:“雯雯不是在里面,你先敲门,我看看有没有。”

    左穷敲了敲门,里面半天没反应,左穷这才想起来雯雯估计洗澡没出来呢,对冬冬说:“找到了吗,雯雯好像在卫生间洗澡呢,估计听不到。”

    冬冬泄气地把包合上,说:“大点声敲,我好像没装进来。”

    左穷加重了敲门的力气,刚敲了两下,就听雯雯在里面娇声说:“来啦,是哥哥吗?”

    左穷说:“丫头,开门。”

    左穷话音刚落门就开了,左穷一看雯雯,微微愣了一下,雯雯好像是急匆匆从卫生间跑出来的,只围了一条白sè浴巾,头发湿漉漉的,还滴着水,皮肤散发着莹莹如玉的光泽,像一朵浑身沾满露珠的花朵。

    雯雯一看冬冬也在左穷身边,脸一红,抓紧浴巾笑了一下,说:“冬冬姐也来啦。”

    冬冬似笑非笑地看看雯雯,然后瞟了一眼左穷,说道:“雯雯,还没洗完啊,进去。”

    雯雯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小脸后来还,看看左穷,“嗯”了一声,然后转身往卫生间走。

    等雯雯进了卫生间,冬冬一边换鞋一边小声嘀咕着:“嘿嘿,左穷,你好眼福呢,每天都有。”

    左穷看了看冬冬,气不打一处来地说:“你怎么说话呢?!”

    冬冬看左穷生气了赶紧道:“我又没别的意思,你凶什么呀”

    左穷不想再继续这个让人头疼的话题,径直走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下,闷闷地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冬冬站在门口,气鼓鼓地看看左穷,然后走到身边,揽着左穷的脖子,试探xìng地说:“哎呀,你怎么这样啊,说一句怎么啦,以后不说就是了!”

    左穷看看冬冬讨巧的样子,估计是冬冬在给两个人找台阶下,生硬地打趣说:“不让我去你让谁去啊,找野男人去啊?”

    冬冬搂着左穷脖子的手用力搂了一下,笑嘻嘻地说:“你要是再对我不好,我就出去找野男人,找一推,气死你。”

    左穷揽过冬冬的肩膀,看看冬冬变化不定的脸,道:“好啦,不扯淡啦,你不是累了吗?一会等雯雯出来你进去洗个澡躺床上休息。”

    冬冬点了一下头,偎近左穷,说:“左穷,咱俩以后别吵了好不好,唐家大小姐回来了,咱们都快完蛋了呀,美好的时光不多,不能总是这样闹别扭,对不对?”

    左穷在心里叹口气,他感觉自己太对不起眼前的这个女人了,虽然两人都装作很不在乎的样子,这样一个女人其实是很得男人疼惜的,可往往你看到的只能是事情的表面,可这些表面实在太动人,让你不忍心去打破它。

    这时,卫生间的门响了一下,接着雯雯从里面走了出来,雯雯已经换上了一件淡粉sè的睡衣,眼sè复杂地看了一眼左穷,左穷的手像被烫着了一样,松开冬冬,冬冬站起身,道:“雯雯,你洗完澡了是吗?”

    雯雯看着冬冬,说:“嗯,冬冬姐也是要洗澡吗,水还是热的呢。”

    说完,雯雯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然后问左穷:‘哥哥,你看新闻了吗?”

    左穷说:“嗯,看看,今天讲些什么。”

    雯雯笑着说了。

    冬冬坐在一旁,看了看,然后站起身,趴在左穷耳边小声说:“老公,我们一起去洗澡?!”

    左穷盯着电视,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雯雯,说:“你先进去,我再看一会。”

    冬冬使劲拧了一把左穷,左穷大叫一声:“晕!疼啊!”

    雯雯纳闷地扭头看看左穷和冬冬,然后又接着看电视节目,冬冬赌气似的瞪着左穷,左穷无奈地站起身,说:“丫头,你看完回去跟我讲讲,我去洗澡。”

    雯雯“嗯”了一声,没说话,冬冬拉着左穷的胳膊,连拖带拽地把左穷整进卫生间,然后啪的一声把门锁上,左穷道:“你干嘛非要我跟你一起洗啊,雯雯还在呢!”

    冬冬一边给左穷脱衣服,一边道:“我要干你,不行啊,死相,装什么正经,哼!”

    左穷知道,这女人吃醋了,竟然是雯雯的!太不可思议了!有人说女人只有察觉到有自己被威胁的时候才会吃醋,难道雯雯在冬冬心中已经是一个能勾搭人的女人?

    不过他还在琢磨的时候,转眼之间,左穷已经被冬冬实行了三光了,左穷赤条条地站在洗手台旁边,看着冬冬正在脱自己的衣服,这时,左穷突然发现看女人脱衣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只见冬冬先把上衣扣子一粒一粒解下来,然后,开始背着手解胸罩带子,女人解自己的胸罩通常都很快,不到三秒钟,冬冬雪白丰满的山峰就展示在左穷眼前。

    左穷看着冬冬那颤巍巍的胸部,忍不住偷袭了一把,冬冬扭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开始脱裙子,就在冬冬拉拉链的时候,左穷把冬冬的小樱桃含进嘴里,恣意逗弄着,冬冬脱裙子的动作慢了下来,双手抱着左穷的头,喃喃地说:“嗯,讨厌!人家还没脱完呢。”

    左穷含糊地说:“不用脱了,这样挺xìng感,嘿嘿。”

    冬冬用一只手把裙子里的内裤退了下来,然后转身靠着洗手台,左穷把冬冬托到洗手台上,开始顺着冬冬的脖颈吻到小腹,冬冬的小腹光滑而柔软,一点赘肉也没有,左穷感觉嘴唇一碰到冬冬的皮肤上,冬冬的身体就颤动一下。

    左穷把冬冬的裙子褪到腰上,冬冬的三角地带像一个幽深的峡谷一样,散发着药一样的味道,左穷定睛一看,冬冬的三角地带的形状似乎与从前不大一样了,好像是个桃心的形状,左穷抬起头,问:“嘿嘿!够yín荡啊,还修个形?快说!给谁看?!”

    冬冬妩媚对左穷笑了一下,说:“还能给谁看?!给老公看!”

    冬冬媚笑着用双腿夹紧左穷的腰,道:“老土啊你,现在的女人都很注意这里了,现在我算放心了,原来还以为你是花心萝卜,原来你就是个农民!哈哈。”

    左穷道:“cāo!今天就让农民老大哥好好修理你一下!”左穷用力拧了一下冬冬的大腿,冬冬尖叫:“啊!你轻点!”

    左穷猛然想起雯雯还在客厅里看电视,道:“别叫!外面能听见!”

    冬冬扭动着屁股,表示抗议,接着,只听哗啦一声,水龙头的阀门被冬冬的屁股碰开了,冬冬迅速离开洗手台,抱住左穷的脖子,半挂在左穷身上,咯咯笑道:“你发神经啊?这么兴奋啊?!那我以后多给你点儿惊喜,好不好?”

    左穷调整了一下体位,冲入冬冬身体里,然后走到水龙头下面,把阀门打开,冬冬舒服地呻吟一声,被左穷靠在墙上,两个人像置身于暴雨中似的,整个卫生间被各种气息蒸腾着,冬冬湿滑的身体不断陷落,又不断被左穷提起。

    左穷感觉一股yīn郁的火苗在小腹处乱串,随着哗啦哗啦的水声,左穷气息一沉,顿时感觉浑身一阵舒爽,接着,左穷大口喘着气。

    把冬冬放下来,冬冬的脚刚着地的时候还有些晕眩,一手扶着墙,一手抓着左穷的肩膀,等冬冬站稳以后,贴在左穷的胸膛上,用嘴唇吻着左穷的身上的水珠。

    左穷把莲蓬头拿下来,把水温调了一下,两个人再正式进入洗澡的步骤,正在左穷和冬冬涂好浴液的时候,就听卫生间的门响了一声,左穷问:“是雯雯吗?”

    雯雯隔着门的声音显得很是着急,说道:“是啊,哥,我想去厕所,你快点啦。”

    左穷有些手忙脚乱的连忙道:“好,马上就出来,你等等哈。”

    左穷把冬冬和自己身上的沫冲了一下,迅速把衣服穿上,一看冬冬还光溜溜地站在那里,左穷说:“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冬冬道:“你让我穿什么呀?都弄湿了,你把浴巾给我,我围一下得了。”

    左穷把浴巾递给冬冬,然后催促道:“快点!雯雯要上厕所。”

    冬冬嘀咕道:“这还用你说呀?!烦死了!”

    草!跟小妮子叫什么劲呀!左穷无语,现在也不好说这些,和冬冬打开卫生间的门,看见雯雯正站在门口,似乎很着急的样子,鼻尖上还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左穷自责地说:“丫头,快进去。”

    雯雯看了一眼围着条浴巾的冬冬,与冬冬擦着肩膀走了进去,雯雯把门关上后,冬冬把身上的浴巾扯下来,在左穷眼前转了个圈然后拉着左穷进了房间。

    左穷看花了眼,道:“晕!你吃药了?这么高兴!”

    冬冬往床上一躺,支着头,身体的曲线很完美地呈现在那里,有点像做润肤油广告的女明星,冬冬妩媚地看看左穷,说:“我发现一个问题。”

    左穷坐在床边,道:“发现什么问题?哪方面?”

    冬冬把手探进左穷的裤子里,摩挲了一会,说:“我发现你有点变态!”

    左穷用手抚弄了一下冬冬山峰上的樱桃,呵呵笑道:“嘿嘿!我怎么变态了?你要说不出个一二三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嘿嘿!”冬冬笑的很神秘就是不说,让左穷干着急。

    左穷也懒得追问,靠着床头,半闭着眼睛,又想起雯雯呆在门口的样子,心里一阵烦躁,摸了一下床头,发现床头的烟没有了,左穷对冬冬说:“你要累了先睡,我出去抽根烟。”

    冬冬坐起身,说:“你去,我还不困呢,等会儿雯雯进去了卫明一起睡,我先上会网。”

    晕!到现在了还用得着掩耳盗铃么,不过左穷也不想否认她的做法,其实那样也挺好的。他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电视机里正放着一部韩国的电视剧,左穷心不在焉地看了一眼,刚想关掉,就听里面那个长得挺可爱又略带忧伤的女孩对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呢喃的叫了一声:“哥!”

    左穷原来还以为是老套的言情剧,那两个男女主角在拍感情戏,可那个女孩居然偎在男主角的怀里叫他哥哥,左穷便沉下心看了一会。

    画面拍得很唯美,女孩的稚嫩和男主角的沧桑在月朗星稀的夜晚变得十分暧昧,左穷感觉一阵电通过全身,平时下班与雯雯在家中阳台的那些黄昏,难道不是比这个电视剧的画面更唯美吗?他们是恋人,那自己和雯雯又是什么?

    想到这,左穷的心一阵抽搐,赶紧把电视关掉,这时,左穷看到屏幕上好像映着着雯雯的影子,就站在自己身后,左穷扭头一看,果然是雯雯。雯雯也不知道在自己后面多久了,对左穷微笑了一下,说:“怎么不看了?我看挺好看的,特别感人。”

    左穷很困难地笑了一下,说:“嘿,这是你们女孩看的玩意,丫头,你看,我回屋。”

    雯雯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尖,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抬起头看看左穷,张了张嘴说:“嗯,一会我也睡觉去了。”

    左穷站起来,拍了一下雯雯的肩膀,说:“好,记得明天早起跑步。”

    雯雯对左穷笑笑,点了一下头,然后绕过左穷,坐在了沙发上,把刚才的那部电视剧又打开。

    左穷只听电视机里的女主人公娇声说:“哥哥,我爱的人就是你,我说我爱过的人就是你呀。”

    左穷的脑袋嗡的一声,逃也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哥……”雯雯在客厅里面叫他。

    左穷走了出去,“雯雯,怎么了?”

    雯雯笑笑扬着手中的手机道:“白姐姐说接我去她那儿睡,哥,你说好吗?”

    “这么晚?”左穷皱了皱眉,看着雯雯道:“雯雯,你想过去吗?”

    雯雯笑着点点头:“嗯,白姐姐人很好,我很喜欢和她在一起。”

    左穷故意皱起眉头:“丫头,那你的意思是我不好咯!”

    “嘻嘻,你这个大臭哥就是不好怎么啦!”雯雯挑衅的嘟着嘴。

    左穷笑着走了过去,说道:“这么晚了你要过去不安全,我送你过去?”

    雯雯摇了摇头,拉开窗帘往楼下指了指。

    左穷拿眼看去,楼下白兰花的车灯打闪了几下。

    “是你白姐姐吗?她怎么补上来?”

    雯雯边穿鞋边笑着说道:“白姐姐说不想看到你!”

    “去你的,我和你白姐姐好得跟亲姐弟一般,臭丫头你可别挑拨离间哦。”

    “嘻嘻!”

    雯雯收拾好就朝左穷说了再见,然后拉开门小跑着出去了。

    左穷也没下去和白兰花打招呼,在窗台摇着手看着小车远去。他回到房间床上就感觉是累,全身心的累,一点儿也不想动弹,今晚左穷睡得很沉,连梦也没做一个。

    早晨的时候,沉睡中的左穷被一只温暖柔滑的手从深度睡眠中拉出来,左穷感觉自己的小弟弟开始膨胀起来,那只手有节奏地在自己身上缓缓游移着,每掠过一处,左穷的身上就有种酥麻的感觉。

    左穷睁开眼睛,外面的天还没有亮,左穷把床头灯打开,看见冬冬正满面sè地看着自己,左穷嗓音沙哑地说:“晕啊!你做梦了?”

    冬冬翻身趴在左穷的胸口,媚眼如丝地看着左穷说:“讨厌!到底是谁把我少女变少妇的,你还说风凉话。”

    左穷一听就是一阵阵的无语,笑道:“你那不是有人造的吗?没用?没有?不可能没有,我不信,嘿嘿。”

    冬冬妩媚地看着左穷说:“你怎么知道我用了,你有千里眼啊?我还怀疑你在外面偷腥呢,说!我们下江的那个美女部长是不是很风sāo?哈哈。”冬冬加重的手的力度,左穷感觉自己的小弟弟跳了一下。

    左穷猛地把冬冬压在身子底下,横冲直撞地冲了进去。冬冬呻吟了一声,在左穷身下扭动着,左穷说:“我不知道她有没有你sāo,但你sāosāo的确实事实!说说,这两天是不是又欠抽了?”

    冬冬、yín荡地笑笑,说:“是啊,爷儿,就欠你抽我了,抽,使劲点!”

    左穷加快了动作,两手抓着冬冬的丰满,冬冬兴奋地大叫起来,身体极力配合着左穷的动作,左穷感觉自己被保卫在一个温暖而cháo湿温柔乡,有种yīn靡的声音从身体最深处传进左穷的耳朵,左穷身体里那种即将释放的**在身体里窜来窜去。

    等左穷放出来以后,躺到一边,一种空虚的感觉弥漫在全身。

    这时,天已经亮了,窗外传进来的鸟鸣让左穷脑袋有点发晕,冬冬把绵软的手臂搭在左穷的胸口上,丰腴的大腿缠绕着左穷,一边喘息一边说:“左穷,你以后早晨别跑步,这运动量比跑步大,嘻嘻。”

    冬冬说完,左穷才想起昨儿与雯雯约定早晨跑步的事情,左穷小声道:“嘘,你听到雯雯回来的声音了吗?”左穷心想,雯雯这丫头去她白姐姐那儿和她白姐姐做伴儿或许会忘记。

    冬冬歪着头听了一下,皱着说:“你怎么神经兮兮的,雯雯不是去白兰花那了吗?讨厌!连做、爱都得担惊受怕的,平时就得压着声音,今天雯雯不在你还疑神疑鬼的,烦死了!”

    左穷看着冬冬,把冬冬往怀里揽了一下,说:“雯雯不是和我早晨跑步吗,估计这丫头肯定大早晨就跑回来,对了,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跑跑,锻炼一下挺舒服的。”

    冬冬摇摇头说道:“算了,有那时间我还睡个懒觉呢,本来一天就挺累的,我可不像你那么有jīng力,不过,要是在床上那个运动一下我倒是不反对,嘿嘿。”

    左穷捏了一把冬冬的屁股,说:“小荡、妇,好了,我起床了,就算雯雯不回来我也要坚持跑跑,呵呵,不然就要起肚腩了,没人会做我老婆咯。”

    “我会!”

    冬冬搂住左穷的腰,媚眼如丝地看着左穷道:“嗯……再来一次吗,人家还想要。”

    左穷看看冬冬,冬冬已经是满脸倦容,估计她是想试探一下左穷,左穷道:“嘿嘿!爷还怕你这个小女人!”

    左穷一翻身,把冬冬压在身子底下,冬冬赶紧道:“哎呀!不来啦,人家开玩笑吗,你还真来真的,那里都有点疼了。”

    左穷邪恶地看着冬冬,把手探到冬冬湿滑的洞口,撩拨似的揉捏了几下,冬冬娇喘连连地阻止着左穷,夹紧了双腿,左穷感觉自己的手指被吸了一下,指尖热乎乎的。

    冬冬哼哼了两声,往床里一滚,眺着眼睛看了一下左穷,说:“讨厌,你赶紧走,人家一会还要出去呢。”

    左穷躺在床的一侧,笑道:“嘿嘿!不像你风格呀?这就不行啦?我还以为你嫌不够呢?”冬冬用脚点了一下左穷的小弟弟,啐道:“你也不看你这里的劲头,再来就被你蹂躏碎了,我还要再睡一会,哎,你上来的时候买点早点,我不吃油腻的东西,喝点粥就行。”

    左穷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行,那你再睡会。”

    冬冬滚到床边歪着脸,说:“等等!这里!”

    左穷走到床边,并没有吻冬冬指的地方,而是摸了一把冬冬梨子一样垂在眼前的丰满,冬冬娇声叫了一声,用细长的手捉住左穷的下面,挑衅似的说:“死人,居然敢偷袭我,还敢不敢了?”

    左穷感觉冬冬的手在加紧力度,在冬冬的脸上飞快地吻了一下,说:“好了,宝贝,别闹了,再闹我就跑不成了。”

    冬冬松开左穷的下面,半闭着眼睛,说:“这次饶了你,哈哈,去,别忘了我的早餐。”

    出了卧室,左穷看了一眼雯雯虚掩的房门,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把房门推开,发现雯雯的确没回来呢,左穷这才去卫生间洗漱,然后就独自出了门。

    左穷下楼以后,沿着与雯雯跑步时的路线慢慢跑了起来,当左穷穿过小区花园的时候,发现不远处的女孩好像是雯雯,左穷快步追了上去,果然是雯雯。

    左穷心里一阵惊喜,在后面叫道:“雯雯!”

    雯雯回头一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左穷说:“哥?嘻嘻,我还以为你今天不跑了呢,上楼换身衣服就直接自己过来了。”

    左穷一听,暗想,雯雯不会是在他和冬冬做床上运动时回来的,想到这里,左穷有些尴尬地笑笑说:“我怎么没听到你回来啊?什么时候?”

    雯雯看了一眼左穷,然后淡淡地说:“就刚才,没多一会,我听哥哥的房里没动静,估计你们睡觉呢,就没叫你,哥哥,想不到你还挺说话算数的。”

    左穷看雯雯似乎想转移话题,就有点感激,笑笑说:“我也不能做你那猫咪啊,呵呵,你怎么大早晨就回来了?在你白姐姐那昨天睡的好吗?”

    雯雯笑着点点头说道:“嗯,白姐姐昨晚还给我讲了很多有趣的事呢,我们很晚才睡,早晨她还起来给我做了早点,我跟她说咱们约好跑步的事情,她还笑你今天肯定失约呢,嘻嘻。”

    左穷迅速做出了跑步的姿势,说:“你和你白姐姐小看我?!哼哼,下次找她算账,走,咱们接着跑!”

    “好嘞!”雯雯快乐的答应了。

    与雯雯跑步回来,左穷在楼下买了点早点,然后就带着雯雯上楼了。

    冬冬已经起来了,看左穷和雯雯一起上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雯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雯雯对冬冬说:“冬冬姐早啊,我在哥哥下去之前回来换了一趟衣服,那时你们估计还没睡醒呢。”

    冬冬看看左穷,脸上就有些不自然,心中肯定也是和左穷一样的猜测,勉强说道:“哦,你们俩还挺能坚持,左穷,早点买了吗?咱们吃点就去出去。”

    左穷道:“买了,吃饭,雯雯,要不你再吃点?”

    雯雯笑了一下,说:“我不吃了,在白姐姐那里都吃过了,哥哥和冬冬姐一起吃,我去洗澡了。”说完雯雯就朝自己房间走去。

    左穷看着雯雯走进房间才把目光收了回来,转头就看到冬冬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左穷笑道:“怎么,看出花儿了?吃饭吃饭!”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医道官途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圣王 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末日之主神游戏系统 网游重生之全职骑士 无上进化 网游之手语魔法师 无上仙国 五岳独尊 网游之百兽之王 北宋小厨师 非凡洪荒 海贼王之我是最强 超陆权强国 九阳绝脉 校园绝品狂徒 抗日之铁血军魂 至尊仙皇 超级因果抽奖仪 风骚重生传 篮界神话 韩娱之我在努力 冥界风流

新利18_18luck新利_新利18luc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