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百六十五章 小平板

类别:玄幻新利18   作者:不二色   书名:官路旖旎_官路旖旎无弹窗_官路旖旎最新章节
    w最后好像是刘大中没了个耐性,指名的要他莫玩花了心,不要学那陈世美。【无弹窗新利18网www.baoliny.com】 .)

    陈世美?左穷好像记得是古代的一个名人,世美都是为官清廉、刚直不阿、体察民情的清官,这倒像了自己。那些强加在他身上的所谓嫌贫爱富、杀妻灭子之事,乃系嫉贤妒能之辈所为。不过到了现在,这一负心人的骂名却是丢不掉了。

    左穷有心想给他刘叔说清楚,自己可没干什么亏心事。他左穷做事从来就是干自己相干的事儿,怎么又会亏心?

    可还只张开嘴,刘大中那边辩驳的机会也不给,只是嘿嘿冷笑,笑的心都虚了。

    最后刘大中还是给了他一个‘死’的明白的解释,说有人已经在他耳边吹风过多次了。

    左穷还兀自强硬,就问是是哪些挑拨是非的。

    刘大中却没有回答他,接着说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那一句到现在还不时回荡在自己耳边:“离那女人远点,哼哼……”

    ‘哼哼’,那是在威吓我吗?左穷走在花园走廊,愁眉不展。可就算是威吓自己那有能怎么样,还不只能埋在心底吃闷亏,谁叫他是不是亲叔胜似亲叔的人呢!更何况他只是在维护自己女儿的利益,一个做父亲呵护自己女儿的急切心理他左穷是大大的理解的。

    可理解是一回事,心里委屈也还是浓浓的有。

    唉!自己当时怎么就只看见晓媛那丫头一时的鲜美,却忘记了那是她的鲜有表现,平时那丫头温柔起来尚是带有三分暴戾,要让她知道自己……

    曾经沧海难为水,想要回头也不行。

    左穷知道,刘大中的那话语的意思,却不是要怎么样自己的,怎么样自己还好说,刘大中的意思倒是自己和女人纠纠缠缠,他是要对付钟红去的,他那能力还是有的。

    到时候自己可真左右为难了,这也是左穷为什么不想女人跟自己过去的原因。本想等些时候在解释的,可没想到她逼得紧了些,没如意,就闹翻了。

    可怜的小弟,代大哥受苦了。下意识的就要安慰安慰,又马上意识到大庭广众,自己这思维可真要不得,丢人啊!

    他还在自怨自艾,后面一个人唤了他一声,左穷这才被拉回现实。扭过头,却是王龙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

    “左镇长,这是要去哪儿呀?”

    “回县里有点儿事情。你这是?”,左穷指着王龙脚边的大包小包好奇的问道。

    王龙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拍了一巴掌说道:“中啊!我这也刚巧也要回县城一趟,挺麻烦的。要不,左镇长载我一程?”

    左穷爽快的答应了。

    坐在车上,左穷见旁边坐着的王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转过头看着他说道:“老王,有事儿?”

    “嘿嘿,也没啥事。”,王龙凑近了点儿,压低了声音神秘道:“刚才看着那雷仁可是脸色不太好哦。”

    左穷对王龙没什么好感,知道他这是在套自己话,在挑拨离间呢!虽然自己和雷仁已经是间隙大得不用了,可见着专在背后说话的也没好气,但也没表现出来。人有自己的恶好,但总不能对自己不太感冒的人或事物的心情摆在脸上,那不得罪的人满天飞?更何况王龙这小子,也不是个易与之人,不然怎么能在雷仁手底下坚持那么久!他不想惹麻烦。

    所以左穷也装作神秘的道:“说不准他那个来了呢!”,说完冲着王龙就是嘿嘿荡笑。

    “哪个?”王龙一脸的莫名其妙。

    左穷眨眨眼,嬉皮道:“就是每月的那个!”

    王龙愣了下,不过马上就明白了过来,手指指着左穷,摇摇头,一脸的苦笑无奈。

    “左镇长,你可真大胆呀!就不怕我给你说出去?”

    “嘿嘿,老王,你说也得有人要信呀!过了这地儿,我可不承认。”

    一路上,王龙还想把话题往那边上引,可左穷却不给他那机会,装疯卖傻,顾左言他。

    一会儿,王龙也没了兴致,两人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也没什么多的共同话语,但工作上的事情,两人又不愿意说起,也就沉默了下来。

    没多久,王龙就指着三岔路的路标说到了,要左穷停车。

    王龙快速的下了车,对路边的一个女人说了几句什么,两人就一起走了过来。王龙指着那女人说道:“我老婆,姓岳。”

    左穷见女人四十上有余,身体富态,怎么也和王龙不太想配套,就觉得有些奇怪,也没太多想,或许他就喜欢那样的呢!就像常人喜欢漂亮的、娇小的、英俊的、丰满的……各不相同,口味万千。微微一笑,朝王龙老婆友好道:“岳姐你好!”

    几人寒暄了会儿,就相互告辞了。

    ……

    左穷要去的目的地是华侨路最后的尽头,是一幢很古朴颜色的大院子。里面很安静,不时有几个人走过,也是窃窃私语,显得有些压抑了,眼前就是县纪委的所在地了。

    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左穷接到的电话,是一个陌生人打的,对方声称是县纪委的工作人员,姓焦,是一个科长。电话里说希望有些方面的事情想找左穷谈一谈,要他配合一下。左穷当时心还是‘咚咚’跳了几下的。

    就试探着问对面的工作人员:“焦科长,能不能冒昧的问问,是哪方面的事情?”

    那焦科长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笑着说见面之后就会知道。

    左穷想,应该是纪委的纪律规定不容许他们透漏消息,也就不再多问。再说那焦姓科长说话透着轻松和气,想来也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而且,左穷自认为也算是廉洁守法的的榜样了,就算前些日子拮据到要死皮赖脸的去于嘉萌家去蹭饭吃,被那丫头没少吹刘海瞪眼睛,上司威严殆尽,也没动过公家钱财一丝一毫的贼心。更何况幽湖算是富裕之地了,地头富户不少,左穷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总会有人图谋些什么,就要凑近,财帛动人心也就算了,却还有美色诱惑,左穷都不知道怎么熬过了的。事后左穷都忍不住朝自己竖一个中指:哇!你牛。

    想起美色,左穷就不由的想起在幽湖的红颜知己,也就那么点儿,要算够格的,就红姐姐的了,嘿嘿……天打雷劈的还有一个差点没记住,不过也不能太怪自己,嘿嘿,老天爷的错!

    当然了,这年头,思想也是解放了的,对待男女关系也多了宽容,不似过去的严厉。官员的落马,其实很少是因为男女关系不当,除非做得太过份了,只要不要太张扬,低调些这方面也不会出现大的问题。尽管事后官方调查报告中,总有‘生活作风不正’这么一条,但这也至多增加了报告的娱乐性,让大众传得更广,表示其调查的正确性。

    可现在的性息交流方便,就算自己当时不明白,但是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也弄得像人精儿似的,都心如明镜。古话就有的说了,千里当官只为权,有了它,什么都差不多就有了,饱暖思淫、欲,就有人顺应潮流,送其所需,好办自家之事。‘官’与‘色’也就紧密相连,再也分不开了。

    当得官越大,巴结的人也就越多,实力也更加的雄厚,所以受到的诱惑也就越多了。像左穷这类官儿也被着腐化了几次,要不他所见到的,所相识的实在是绝色不少,养刁了他的胃口,眼界也提升不少,不然后果咋样,他自己都不能把握的住。他自己是个特例,可官员也是凡人,当然也是要动下凡心的,境界高点的一个、两个还好,多了,成群结队的把美人往怀抱里面送,最后又有几个能抵挡的住?英雄还难过美人关了,更何况凡夫俗子。

    所以这种事情在仕宦之途,也只能算是稀松平常,独乐乐有的是,众乐乐也有的是,谁都或多或少这样,也就不算啥事了。只是机灵的不见于外人,严严实实,一派正气。出事的也算自己识人不明了。

    可……自己算低调了?左穷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他确实没在人前和自己女人露点风声,那怎么又传出去的?而且让最要紧、要命的刘叔知道了,衰命呀!想来也只是艳羡红姐姐的人太多,见自己这英俊且年轻有为,两人平时也走得近了些,郎才女貌,难免要患有红眼病的人在背后说三道四、风言风语的败坏,人多成虎,这才风行开来的吧?!也应该是这样的了,要不怎么就会没察觉呢?左穷有些自恋的推算着。

    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心中也就大概的有了些底,应该是王有财、陈忠和出的那些事情王有财和自己素有恩怨,而陈忠和也是自己旧有的同事,他俩出事,上面要不找自己了解下情况,那还真要让自己担心一阵子的了。

    才刚走到大院,迎面就走来了两人,,一男一女,女的很年轻,大约就二十来岁,西装笔挺,应该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昂扬,有股子英气。男的人到中年,就秃顶,但边上的头发还是留着,往后面梳着,看着精神,笑呵呵的让人觉得可亲近。

    左穷也就随意的打量了他们俩几眼,就在心中模拟了他们一个大概的情形,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该不会是闲的无聊的了吧?左穷啊左穷,你在这纪委大院,这么个严肃认真的地方也不安分,还真让人无语呢!

    “大叔,麻烦一下,问个事情。”,左穷见两人中还是那笑呵呵的中年男子看着好说话,于是拦住了他的去路。

    果然没有预判的错,中年男子停住了脚步,笑容不断的打量了下他,就看着左穷说道:“小伙子,有事情?”

    左穷点点头,指着那眼前的办公楼,说道:“大叔,我看你也是这边上班的,就向你打听个人,本来是预约好的,可忘问地儿了,看你知道不知道。”

    “哦?”,中年男子眼含笑意,身后那女孩就更不堪了,抿嘴嬉笑了起来。

    “说说看,姓什么?我这带儿很熟的,说不定能帮上忙的。”

    左穷听了大喜,连忙说道:“姓焦!”

    本来是脱口而出的,可话说出口,意识到有些怪味儿,想要收回却已经把不住嘴巴门了,只好装作不知道,对面还有姑娘家,免得被人当作耍流氓就不好了,现在刚好在纪委,直接查办了不好!

    左穷以为姑娘家纯洁,可那英姿女青年却哈哈大笑起来,细腰都支不起她那前俯后仰。

    唉!早知道被嘲笑,也不如被个浪荡名,总比不明事理之人强啊。错误的估计了敌方军情,更是不了解当今形势,据说有小道消息,话说是女大学生看毛片的频率和覆盖率那比男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当然,左穷是不知道真假的,也五据可考,不过,当年他的婷婷那是一个乖乖女,任他怎么哄骗、欺诈、威吓,最后穷凶极恶也不能使她屈服,想想还真是一段令人怀念的日子呢!或许是哪位仁兄痛恨女子故意传播的谣言,让花儿般的女孩儿们有些污名。不过这也能从侧面得出一些信息,女人们再也不需要贞节牌坊了,思想以及身体都需要解放,或许正在解放,更多的是已经解放了!

    不是嘛!瞧,前面那女孩子,刚才还在心中赞扬她,以为她有巾帼之气,现在却笑的那么‘龌蹉’,哼哼,好心没好报啊!

    不知怎么的,或许也是在女孩面前听到那么令人遐思的词语,那中年大叔面色也有些潮红了,有些讪讪,又有些尴尬模样。

    那女孩子笑了好大一会儿才止住了笑,气喘吁吁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朝中年男子挤眉弄眼道:“大叔,你说那小子说的可真是好笑,你说是不是呀?姓焦?哈哈,笑死了!”

    哇咦?有情况哦,竟然当着我的面来**!真是可恶,先前还以为她有英武之气,自己却是大大的识人不明啊,南辕北辙,相差怎么能道里计算,简直就是狐充满媚子气嘛!嘿嘿,不过当面看着别人**,而且是自己开头,自己能身临其境,也算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嘿嘿……嘿嘿。

    “不许调皮!”

    那中年男子却退开了一步,伸出指头在那女孩头上敲了一栗,疼得女孩子齿牙咧嘴,大呼大叔狠心。

    中年男子一严肃起来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面沉的像块黑面包了:“谁又叫你要调皮的!下次再没大没小,还要重些!你自己要记好,工作的时候也是一样,严肃认真,细致谨慎,举止得体。”

    女孩子见楚楚可怜的眼泪汪汪没什么效果了,就只好撅着嘴,委委屈屈的说道:“知道了,焦叔叔!”

    听女孩子认错,中年男子这才恢复了慈祥,呵呵笑道:“你自己自找着要来我们这部门,那就得克制一些,不然出了什么糗,你爸妈那儿我可交待不了,他们可是拜托我代为照看!”

    女孩‘哼哼’了两声,自顾嘀咕着:“狐假虎威!”

    虽然声音很小,可显然那姓焦的中年男子是听清楚了,一瞪眼睛,大喝道:“你说什么!”

    女孩连连摆手,显然是对刚才的爆栗心有余悸,离远了点儿才嘻嘻笑着说道:“没什么,没什么!没说大叔你呢,说……”,顿了顿四处望了望,拿手指着旁边瞪目的左穷,说道:“就他,说的就是他狐假虎威,刚才叔教训我,他还拿眼瞪我。”

    说完,还不忘眯眼瞧着左穷,眼睛里面的意思**裸,就是要左穷老实点儿,当老实人!

    自己当真长得那么老实可欺吗?连围观都被,妹子拖进来当了挡箭牌,左穷真是无语问苍天了,难怪今早从宿舍出来的时候随手翻了下黄历,那黄历上是这么写的:

    此日干支:甲寅建除十二神:满日

    宜:祈福祭祀结亲开市交

    忌:服药求医栽种动土迁移口女人

    晕晕晕,‘女人’写到了最后,可是今天头一号的忌讳,平时不怎么注意,怎么今天一个准了!先是和钟红闹了矛盾,被猴子偷桃;现在又有无辜被那女孩子硬顶背黑锅,背时到家,也不知道接下去还有些什么劫难。早知道请假不出,闭关一天的好了。

    唉,冒失有罪。

    那姓焦的中年男子是女孩子的长辈,深知自己晚辈的作风,当然不会相信女孩子的信口胡说,不好意思的朝左穷笑了笑。

    左穷走上前,先是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的。

    哪知道大度又惹着了女孩,又朝左穷开始呲牙咧嘴,瞪眼、挤眼无所不用。

    中年男子转头斥道:“板板!”

    叫板板的女孩闹归闹,可还是挺尊重她那大叔的,一声呵斥,也就让她安静了下来。不过低着头十指用力的搅着,还不时的看一眼左穷。

    当然,左穷不会自恋到认为她对自己有什么好感,而是觉得她老是看着自己的头顶,手指还那么有力的活动,难道想要敲自己几爆栗,报她大叔刚才敲她一下之仇?

    板板?小样儿,终于知道你名字了,嘿嘿……嘿嘿,真是人如其名,板板,胸部都成一小平板了!m

    
推荐阅读:求魔 剑道独尊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将夜 唐砖 最终进化 末日之主神游戏系统 网游重生之全职骑士 无上进化 网游之手语魔法师 无上仙国 五岳独尊 网游之百兽之王 北宋小厨师 非凡洪荒 海贼王之我是最强 超陆权强国 九阳绝脉 校园绝品狂徒 抗日之铁血军魂 至尊仙皇 超级因果抽奖仪 风骚重生传 篮界神话 韩娱之我在努力 冥界风流

新利18_18luck新利_新利18luc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