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锋芒 一百七十九章 保护你

类别:玄幻新利18   作者:不二色   书名:官路旖旎_官路旖旎无弹窗_官路旖旎最新章节
    那和海满全同来的一个朋友见他打了电话也没效果,就有些了然了,走过去在海满全耳边轻声劝道:“老海,要不今天就先这样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来日方长嘛!”

    那人着重说了最后的‘来日方长’,海满全也是心思通透,知道他朋友说的些什么,可要现在就这么走了,那丢人也就太大了,他梗着脖子硬声道:“吗的,不行,今天我还一定得杠上了!”

    那人见海满全眼冒火光,知道他这是被气昏了头,知道再劝也不讨好,就摇摇头搭着脑袋不说话了。【无弹窗新利18网www.baoliny.com】高速

    海满全觉得时间有些难捱,幸好只有一会儿那边就回了电话,留下句话:“老海,先就这样了好吧?”

    这话虽然是用商量的语气说出,却有着不容置疑。留下点希望,可这也没安慰到海满全拔凉拔凉的心。

    这时候那叫去买药的小弟也是满脸喜色的跑了回来,嘴里喊着道:“老大,药买来了,止疼的!”

    海满全正缺一个出气筒,见他满脸的喜色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脚就踹在那小弟的屁股上,口中愤愤道:“你、他吗的自己止疼去吧!””“

    “我们走!”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在这个伤心地,他一刻也不想多留。

    同来的一群人也灰溜溜的跟了上去,心里都是同样的憋屈,哪个又能不憋屈呢!本来高兴来的,却被揍了一顿,却没说着理。

    看着远去的海满全一伙,毛警官‘嘿嘿’一笑,大手一挥,“收队!”

    ……

    等高兰收拾好东西,两人才漫步的像楼下走去。走到电视台门口,见四下人,高兰这才不嗔怪道:“左穷,要我怎么说你好呢……”

    左穷笑着接口道:“既然不知道怎么说了,那就别说了呗!”

    “那可不行,不说说你让你克制点儿,下次你又准得惹出事!”高兰乜了左穷一眼,继续道:“你呀,就是容易冲动!上次在你们幽湖他们闹事就让他们闹去呗,你管什么?拳头刀子可不长眼的!要出了事儿,给你个烈士你还真去当么?这次也是一样,嘴巴长在人家的身上,他爱说说去,你让他认个错就行了,至于把人家打得像个肥猪吗?”

    “他本来就像头猪,我这只是让他逼真点儿!”

    高兰板着脸道:“不许说那些顽皮话!”

    “那好吧!”左穷抬头看了她一眼,微笑道:“不过,我是不许任何人侮辱你的,我要保护好你!”

    高兰心头一种异样的感觉忽的涌了上来,如潮水的堵在了嗓子眼儿,痒痒的,酸酸的。看着左穷那惫懒的神态,眼神却是闪亮闪亮的,那是真挚!

    高兰一直都是认为真正的感动来源于真实,不是矫揉造作的滴几滴眼泪就行,可她现在却有种泪要往下涌的感觉,那不是难过,而是幸福了,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今天风可真大,都迷了眼睛!”高兰揉了揉眼睛,声音有些沙哑的微笑道:“笨蛋啦,你真是太笨了,我可不在意些聊的人!”

    顿了顿又说道:“笨蛋,以后可不许这样了!要多为自己着想,要知道,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对你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左穷颠了颠脚,神情赖道:“不行!要照你说的做,听见那头肥猪在后面说你坏话,我在一边看着傻笑,那我今天不成缩头乌龟了么?我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很强力的男人,又怎么会那样呢!”

    高兰跺了跺脚,娇嗔道:“哎呀,谁又要叫你那样傻笑了!你走开还不行么!”

    “不行不行,那样也是缩头乌龟,很不符合我的理念!”左穷摇摇头,突然冲着高兰诡秘一笑道:“要有龟孙子在我背后说我坏话,你要听见了,又要怎么样?”

    高兰毫不犹豫道:“敲破他的狗头!”

    左穷双手一摊,道:“那不就得了!”

    高兰一呆,释然的露出轻松笑容,道:“是呀,到是我想的有些多了,该出手时就出手,当我辈之风采!”

    “人死卵朝天,人生当尽欢!”

    “你说的可真粗俗!不过,女人没那卵,要死了什么朝天好呢?”

    “话糙理不俗!”左穷摸着下巴想了想,猥笑道:“女人死了么,就咪咪朝天好了!”

    “为什么就一定要咪咪呢?还有其它很多的都好像可以耶!”

    晕!这高兰不说话还好,一说却让人浮想联翩,翻翻白眼道:“真没学识,没听说过高耸入云么?都入云了,隔天就很近了!”

    “歪理!”高兰托着下巴想了想,那神态和左穷先前几乎是一样的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瞪着大眼睛纯纯道:“可我有听说过有形容为一线天的耶!那不是恰当?”

    “……”

    左穷狂晕,差点都扑街了。这女子疯起来还真没个边儿了,望着高兰九点九的纯真外貌,左穷却只看见了她眼神中那零点一的狡黠,是被雷得不轻。

    “矜持,兰兰,咱也是上过学的人,得文明点儿!”

    “哈哈,小样儿,看你还敢在我面前卖弄!”

    俩人正往外面走,却看见一辆黑色的宝马车从后面行驶了过来,在左穷和高兰身边停了下来。俩人正疑惑着,一个大脑袋从车口伸了出来,大脸肿得都看不清眼睛了,这是刚才被左穷揍了的海满全,海满全一手指着左穷骂道:“臭小子,你给我等着,有你的好看!”

    这厮还是没被打服了,不长记性啊!左穷往四下看了看,运气还真有点儿好,不远处花坛就有着一根支花木的棍子,满粗的!就要跑过去拿,高兰对他可是很了解的,一瞧他的眼神就知道要去干嘛,想要去拦,没拉住,其实她也没存心阻拦,她见着那海满全也挺气的,打一次了还在乎第二次么!

    左穷抄着木棍速的跑了回来,海满全也知道这恶小子下手没轻没重,心狠手辣,吓得心惊胆颤,直后悔自己干嘛逞一时威风,缩回头朝司机大吼道:“,开车!”

    车子虽然提速很,可还是挨了左穷的几木棍。等车子开动了,那木棍是被直接的甩了出去,力道之大,都让坐在车里的海满全都感到了车身的颤动。往后一瞧,可不是嘛,后车盖都被砸出一个大大的深坑。

    看着车身的坑坑洼洼,虽然有些庆幸砸到的不是自己身上,可还是心疼的要命。想要下去找那厮去理论,可转念一想,恐怕那厮也是不会听的,少不了又得挨一顿揍。海满全哀叹一声,人生第一次感概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也没那个心思了,只能窝着一肚子的火灰溜溜的走了。

    高兰看着远去的小车,有些担忧道:“你这么欺负他,咱们先不说了!你有你的理,我说不服你,可这么一砸,人家以后找上门,那得赔多少钱呀!我看那车还蛮娇贵的呢。”

    “那老流氓?他敢过来找我么?”左穷不屑,听到高兰提钱,突然心中一动,涎着脸道:“兰兰,咱们先不说他了,我现在还真有一事儿想求你!”

    “说吧,有事不要吞吞吐吐,痛点儿!”

    “那啥,你能不能先给我来点。”

    高兰凤眼一眯,射出寒芒。左穷赶忙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先从你这边挪点钱,把那海满全的医药费给付了。毕竟答应了人家就得作数,不然以后脸面上难看。”

    “谁又叫你惹是生非了,你那不是有工作了么,怎么还会没钱花?”

    左穷委屈道:“钱倒是有,可是上次不是叫你花光了么!”

    高兰一乐,很不淑女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道:“那还怪我了?谁叫你打肿脸充胖子的,活该!”

    晕,这女人还有人性么!左穷郁闷了,苦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瞧着高兰。

    高兰正准备点头答应,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事情,道:“你不再刘牛那儿有入股的吗?当初可是说好了的,会给咱俩分红的,那么多的钱你干嘛去了?你可不要说那次在我和你那妹子上花的钱够多,不说清楚我可要抽你!”

    左穷看着高兰那母老虎似的玉容,没好气的乜了她一眼,脸色苦了,道:“你不说刘牛那家伙还好,一说我就火大!那臭小子最近都很少能看得见他,答应的几个月都没有兑现了,我倒不是想要他什么,只是怕他不说个实话!”

    见高兰也是皱眉深思,就问道:“你那份呢?怎么个说法。”

    高兰耸耸肩,淡淡的说道:“还不就那样,我现在碰着他都懒得和他说话!”

    左穷一惊,上次见着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形同路人,就有些担心他俩有什么矛盾,现在从高兰口中是证实了,听了心里也不是个滋味,道:“你们俩关系不是挺好的么,干嘛闹成这样,多不好!”

    高兰还是面表情,道:“就这样了呗,还能怎么样?”

    左穷也不好过于多埋怨些什么,挠挠头苦恼道:“这是闹哪样!从小玩到大的,以后又哪找得到!”

    高兰脸上也现出些许的苦涩,道:“可不是么,小时候多好!可人总也是会变得,你说不是吗?”

    “变?你是说……”

    高兰呶呶嘴巴,道:“可不就是他么。”

    “他又变得怎么样了?我觉得没怎么样呀。”

    “你怎么看那是你的事,我却有自己的看法!他可改变了许多,以前说话总是笑笑嘻嘻的,比你脸皮还厚,可现在却劝他几句都不耐烦,还给甩脸子,你说,他有这么做朋友的吗?”高兰脸上现出了些许的愤愤之色。

    “他都那么大个人了,你老是说些他不爱听的,总会有些不舒服……”

    也不等左穷把话说完,高兰就怒瞪着眼睛道:“你这是隐射我管闲事,管着你了?”

    晕晕晕,这女人可真够敏感的!他只是就事论事,没想到引火烧身,忙解释道:“兰兰,我又哪有那么的意思!你多说我,多管着我,还能让我有存在感,又哪会不识好人心的怪你呢,你说是不!”

    高兰‘噗哧’的笑出声来,啐道:“受虐狂!”

    晕晕晕,女人啊女人,左穷感概良多。

    “既然你这么想,以后我可多要管教管教你了,你可要服服帖帖,要唯我的命令是从,知道么!”

    额……好像给自己带了个枷锁了!唉,苦命的人,左穷现在倒有点儿同情刘牛了,肯定是被这颠三倒四的女人逼反的!

    “你好像对我的话还有什么意见?”

    “哪有!”少了一个‘敢’字。左穷一本正经道:“我一切都听您的,不过,现在就不用讨论我和你的事情了,您先说说刘牛吧,不弄清楚,我还真有点儿担心呢!”

    “就你好人!”高兰乜了左穷一眼,又恢复了波澜不惊,一边踢着路边花丛的枝桠树叶,缓缓说道:“也很简单呀,我有几次看见他和一帮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而且老是干着一些混账事情,我看不惯,就说了他几次,他表面上答应的蛮好,可背地里照样胡作非为,我气不过,就和他大吵了几次,最后……也就变得谁也不理谁了!”

    混账事?胡作非为?左穷隐隐约约的有懂了些,求证道:“他有做过一些什么让你如此的生气,一定得吵架才会好?”

    高兰却道:“混账事就是混账事,胡作非为还有好?问那么清楚干嘛,难道你也想却和他混一块儿去?”

    怒气冲冲的女人不能讲理的,见高兰有些胡搅蛮缠的不愿说个明白,也就不再多问,道:“兰兰,你不说也就算了,干什么又要诬赖我呢?”

    高兰不屑道:“路遥知马力!”

    晕,下一句不就是‘日久见人心’嘛!你以为我不知道呀!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没观察清楚对方的人品德行,那还真是睁眼瞎了!不过左穷可不敢说出来,怕被她口诛笔伐,郁闷道:“行!”

    高兰见左穷苦着脸蛋可爱的很,双手碰着,戏谑道:“乖,以后有你的好处!”

    左穷却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怔怔的看着她。高兰被瞧得有些不自然,上下打量了下自己,见自己没什么异常,就道:“左穷,怎么了?有什么好看的!”

    左穷神神叨叨道:“像,实在太像了!”

    高兰一怔,问:“像?像什么?”

    “像我妈!”左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你妈?”高兰愣了愣,随即就笑的春枝乱颤,气喘吁吁语不成调:“来,乖儿子,喊我一声妈妈听听!”

    “你倒是像我妈了,只是没有我妈妈的慈和,倒有些像她的充大爱管人!你可不要搞错了意思。”

    “我还被你说到一是处了!”

    “嘿嘿,也不能那么说嘛!不过这也看你自己怎么理解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坏意的。”左穷赶忙撇清与自己关联。

    高兰撇撇嘴,说道:“说了和没说还不一样,就属你最坏了,还装得个没事人似的。”

    “走吧,先带我出去转转。”高兰撇下一句话就向前面走去,左穷在后面赶忙跟了上去。

    车外,夜光如流光,热闹繁华却繁杂异常,高兰托着下巴呆呆的看着外面似乎有什么心事,左穷不敢分心,小心的避开人群车辆,一时就静了下来。

    “还是先送我回去吧。”行驶到一段空旷的路段,高兰突然的说道。

    左穷看了高兰一眼,见她皱眉愁思,似乎有话难开口,就道:“兰兰,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吗?”

    高兰下意识的点点头,索性也就说道:“我先前就想和你说了的,只是……也没什么,我就是想和你说说,我和他的关系都说不上话了!你和刘牛关系铁,又都是男孩子,毕竟容易说话些,有什么心事也能说说,你找他谈谈,让他不要不学好了!”

    左穷心中欣喜,从高兰话里的意思,她和刘牛的友谊还是没有彻底破裂的,她还是担忧着从小的玩到大的伙伴的,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

    但心中却不太在意高兰说的刘牛不学好的话,刘牛又能坏到哪儿去?不就是多交几个女人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至于还有其它什么的坏事,他是想不到的了,他可不愿意管的。

    不过左穷还是想着尽找个时间找刘牛好好谈谈的,那家伙也太不是东西了!高兰就不是对他多说几句,有必要翻脸嘛!再说高兰也是一片好心,太没气度了,哪像自己,嘿嘿,怎么说还是笑脸相迎。当然左穷找人也还是有自己的一个私心在里面的,特、码的,咱都没钱了,竟然还敢私吞咱的,不想活命了么!大哥耶,救命钱呢!

    左穷嘿嘿笑道:“兰兰,刘牛这小子摊上你这姐们可还真是他前世、前前世修来的福气呢!”

    高兰不喜不躁,道:“你小子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晕晕晕,有这么表扬自己的嘛!左穷只能睁大眼睛用自己的鲜活表情表达自己的惊讶。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官术 重生之温婉 火爆天王 召唤万岁 宠魅 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百炼成仙 重生小地主 末日之主神游戏系统 网游重生之全职骑士 无上进化 网游之手语魔法师 无上仙国 五岳独尊 网游之百兽之王 北宋小厨师 非凡洪荒 海贼王之我是最强 超陆权强国 九阳绝脉 校园绝品狂徒 抗日之铁血军魂 至尊仙皇 超级因果抽奖仪 风骚重生传 篮界神话 韩娱之我在努力 冥界风流

新利18_18luck新利_新利18luc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