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百一十八章 好人做到底

类别:玄幻新利18   作者:不二色   书名:官路旖旎_官路旖旎无弹窗_官路旖旎最新章节
    请牢记

    地址

    唐正中如此干脆的表态,让龙宝山还是有些感动的,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嘛!

    他也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这件事原本理亏的就在自己那外甥这一边,自己虽然是一省的大佬,可是你也不能顶着老子的旗号公然欺男霸女吧?要干,什么时候不可以呀,非得明面上来,那不是找骂嘛!现在是个极其敏感的时候,需要的是安静,不需要太多的喧哗。【无弹窗新利18网www.baoliny.com】<-》

    所以龙宝山对那个外甥是极其不满的,但也没办法呀,冷落一夜就是对他无声的警告。

    唐正中和龙宝山都没有提起两个小子的事情,可是两人心中却都有明灯一盏,龙宝山之所以主动前来拜访唐正中,不仅仅是因为政治上的那点儿微妙,还因为他外甥没出什么事,假如他这个宝贝外甥有了三长两短,以龙宝山护犊子的性情,就算拼着和龙宝山翻脸也要为外甥讨还这个公道,到那时候,他可不管谁对谁错了。

    运筹帷幄中,决胜千里外,这才是他们这种级别干部应有的素质,他们只需要谈笑风生,至于刀光剑影那是别人的事儿。

    龙宝山心manyi足的离开了,既然唐正中给他打了保票,那就说明那些杂事就不需要他插手了,接下来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份内工作就行了,这份内的工作又是什么?

    回到办公室就和自己的秘书说了一声在这段时间内,不要让人打扰他!说完他就回办公室了。坐在办公椅上以后他首先给省矿务局副局长宝忠明打了一个电话,听到宝忠明满怀悲愤的声音,他就知道宝忠明的宝贝儿子伤的不轻。

    两人是老关系了,龙宝山先关心的慰问了一番,才说起了正事。

    在医院看望了一番,回来宝忠明到现在还心疼不已,道:“太狠了,那小子太狠了!他把来安的两根手指头硬生生给掰断了,这还是人吗?禽兽啊!龙书记,这事儿你要给我做主啊!”

    他娘的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呢!龙宝山把顺序理清了不禁心下大骂,宝忠明你这丫的啥水准!连最基本的语言组织能力都没有,你知道自己是在跟谁说话吗?

    可是他也能够体谅到现在宝忠明是心乱如麻,要不以这拍马屁的行家怎么会出现这纰漏!龙宝山对宝忠明还是很了解的,儿子都被人给弄成那样了,搁谁都心疼啊,叹了口气,又不得不好好的安慰了宝忠明两句。

    宝忠明本来对上级领导的慰问还是感激涕零的,体现了上下属的和谐亲密关系,可紧接着听到的话就不是那么舒服了,还那么有些火气压不住的就冒出来。

    龙宝山道:“来安这小子啊,平时怎么的都好,就是有些顽皮!骚扰的那小女孩听说还没读完大学的苦孩子呢,现在那女孩子的情绪都很激动,说什么要讨还公道,忠明同志啊,不是我说你,平时不要只顾着工作,也要注意子女的教育问题。”

    龙宝山说完就默认不语了,心想着就看你丫的识相不识相了!下属为领导被黑锅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老小子要敢说个不字,那也只好不顾情谊的强来了!

    宝忠明愣了,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我们家来安可是跟着你那私生儿子混的,怎么骚扰女孩子的罪名都落在了我儿子头上?

    就算我儿子想,他一双手忙得过来吗?我儿子不好,你儿子就是什么好东西了?不是你儿子教唆,借我们家来安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干这事儿啊,宝忠明明白了,这是龙书记让他把这口气咽下来,事情到此为止,龙宝山已经给这件事定性:宝来安是因为涉嫌骚扰年轻女孩子才落到现在的结局。

    官大一级压死人,要是平常宝忠明或许也就这么忍了,谁没给老大背几个黑锅!没背黑锅过?那就说明你不忠诚!可现在一想到医院儿子那惨痛的叫声,心里就是一阵阵发紧,又猛听到龙宝山对他这么个言语,心里就是一阵阵的火气!

    心想着我宝忠明虽然说是你龙宝山的人,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一味的任人摆布的棋子,儿子都被人弄成这样了,自己这个当爹的再不为他出头,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宝忠明想到这里,壮着胆子说了一句:“龙书记,女孩那儿我可以道歉,可以赔偿,可是伤害我儿子的那个罪犯我绝不会放过。”

    龙宝山嘿嘿干笑了两声,电话那头宝忠明内心咯噔了一下,他听出人家那是冷笑。可他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了,他想着龙书记肯定不会因为一次的唱反调就把自己怎么样,于是默然无语。

    龙宝山的语气仍然缓和:“忠明啊,那个打了家娃娃的,名字叫左穷,左穷,你听说过的吧!左穷是唐书记亲自选用到身边的,是唐书记的人啊!”说完这句话他就技术性的停顿了一下,很快就听到电话那头宝忠明突然变得粗重的呼吸声。

    过了好半天宝忠明方才说道:“龙书记,那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宝忠明这么说代表着他已经暂时放弃为自己儿子报仇了,因为当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就知道这一时,儿子的亏白吃了!

    weixie得逞原本应该是件开心的事情,可是龙宝山却感到极度的不爽,对一个下属还得恐吓weixie,那还是拥着别人的名头!自己跟他说了半天,这厮居然不买账,可是抬出唐正中,他马上就转变了态度!

    宝忠明啊宝忠明,原来你他从心底是害怕唐正中多过害怕我啊!你丫的要是唐正中要你来暗算我,那还不得第一个叛变的!龙宝山因此极度不爽,所以语气马上变得生硬起来:“忠明啊,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假如你追究左穷的责任,人家对面被你家来安调戏的女生yiyang会把来安告上法庭,到时候人家大不了会落个防卫过当,你们家来安嘿嘿可就不好说了,忠明啊,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我这当老大哥的也不好太过干涉你的事情啊。”

    尼玛啊!还说不干涉,把你私生子的黑锅给我儿子背着,竟然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宝忠明心里虽然气愤的很,但也知道龙宝山说的是事实,心中的那点不平之气已经彻底被龙宝山击溃,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冲动之下说出的那番话是多么的不智,假如这件事处理不当,自己得罪的不仅仅是左秘书,还有左秘书身后的庞然大物唐书记,就连自己的带头大哥龙宝山恐怕也会恩断义绝,宝忠明抹去额头上的冷汗:“龙书记,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对来安多加管教,这次的事情该怎么办都听您的,还要麻烦您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龙宝山心中暗自得意,只要宝忠明答应让他儿子把这件事一力承担下来,事情自然不会波及到他的外甥龙小华了。毕竟发生那样恶劣的事情,总要有个人出来背黑锅,既然罪魁祸首有背景动不得,那牺牲几个小虾米那是必然的,龙宝山不会让这样的事情给外人留下什么口舌。

    

    至于宝忠明那宝贝儿子以后怎么办,要是他听话的,以后也就是几句话的问题就能很快出来,要是不听话,嘿嘿,龙宝山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心想着那就是公事公办咯!

    当然龙宝山对宝忠明还是有些歉意的,毕竟是拿下属的儿子换自己外甥的,这样的事情龙宝山不会常做,不然会伤害底下小弟的情感,所以必要的笼络手段还是要的!

    所以在临挂电话的时候,又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大宝啊,听说你们局里面老郭就要退了?”

    下面的话他并没有说透,就给人很大的联想空间,这个联想让宝忠明却是欣喜若狂。

    龙宝山口中的老郭是省矿务局的一把手郭才后,今年年底就要正式退休,可是觊觎这个位子的人不计其数,单单是局里面的内部就有好几个副局长盯住这个宝座,宝忠明以前的优势并不突出,龙宝山这句话等于给了他一个定心丸,自己让儿子担了今天的责任,是有报偿的,宝忠明现在甚至觉着儿子吃这点苦是值得的,兴奋的在办公室踱步走来走去,一时还真静不下来了。

    龙宝山慢慢挂上电话,脸上却带着一丝鄙夷的笑意,宝忠明这个人真的有些不听话,就凭刚才的事情,你想当上省矿务局局长?下辈子吧!老子只是问问老郭要退,关心下老郭的,可没说要扶你上位。

    倘若宝忠明能够听到龙宝山此时的心里话,这厮恐怕得先吐血三次,杀了他的心都要有了。

    在和龙宝山交流后,唐正中竟然接到了许多的电话,其中还有自己夫人的,都是在拐弯抹角的询问左穷和龙家小子的事情的。

    唐正中哑然失笑,以为自己夫人是因为女人来说情的,就想说清楚,但一问才知道,自己夫人竟然是受姜明姜厅长夫人的委托来打探消息的,不由愣了下,心想着这姜厅长关系网还真结实呢!

    不过既然自家夫人问起了,他当然一一坦白,向她保证会很快处理,临近快挂电话的时候又想着提醒下夫人和那些关系复杂的人远一些的,但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唐正中还是相信自己妻子的是非辨别的,说多了,那就俗气了!

    道了一声再见,这才挂掉电话。

    想了下,马上又给姜厅长打了一个电话。

    吩咐完毕,唐正中又笑呵呵道:“老姜啊,听说你家夫人和我夫人平日里都是很好的朋友呀!”

    姜明愣了下,马上道:“我最近才知道,徐医生给我家那位以前看过病,一来生,二来熟,现在两人有时候会在一起活动的。”

    唐正中微微一笑,难得的有了些闲心的和姜明闲扯了几句,临近挂电话才说了一句:“姜厅长啊,有时间带着尊夫人上家里来坐坐。”

    说完,也不等那边反应过来,就匆匆的挂掉电话。

    姜明在那边怔住了,唐书记这话什么意思?难道……

    姜明站了起来,搓搓手,面上的冷静难掩兴奋之色。

    但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上级领导的精神要传达下去,马上又给下面打了个电话,这才松了口气。

    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除了宝来安因为受伤被送进了附近医院,其他人虽然没被虐待,但都暂时的羁留在原地,不是左穷和龙小华几个人愿意留在这个鬼地方,但到底还是有些懂事的,对自己身后那尊大佛还是有些害怕的,生怕再搞个贸然行动,又加重了大佬的怒火,只好装老实的哪儿也不去。

    海龙在一楼大厅正和童伟强两人面对面坐着,因为昨晚的事情,两个人打了一夜的麻将,就是不放心还得盯着,今天早上看到那几位大爷精气神十足的下来吃早餐,他俩肺都气炸了!同人不同命呀!生意也是做不成的,只能暂时清场关门,这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海龙拿了起来,看了一眼,海龙的一颗心总算可以落地,这事儿总算有人顶干预了。

    接通了是自家局长的电话,把上级命令一作传达,忙不迭的就把电话给挂了,海龙苦笑着摇了摇头,又不吃人,那么害怕干嘛来着!

    还没等他回过味儿来,大门又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左顾右盼的中年壮汉,看到大厅坐着的海龙和童伟强两人,走过来瓮声瓮气道:“你们俩有谁知道龙少爷在哪儿吗?”

    海龙就有些看不顺眼这牛气哄哄的陌生壮汉了,站起身道:“你怎么进来的?不知道这儿警察有案子要调查吗?快快快,快点出去,别打扰到我们破案。”

    那中年壮汉没有转身出去,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了海龙几眼,呵呵笑道:“你们案子不刚查清楚了么!”

    “你怎么知道的?”海龙qíguài了,这壮汉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怎么给他一种干细活的感觉呢,太有些古怪了,也有些后悔刚才的的鲁莽了,干什么事情都得问个明白,这是他昨晚总结出来的教训,怎么过一晚上就忘记了呢,他有些懊恼,语气就不由的有些低了下来。

    那壮汉不答,继续笑眯眯说道:“我是龙书记的司机,过来接龙少爷回家的,还请你们行个方便!”

    海龙一听,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了下,这壮汉口中的龙书记他当然知道是谁了,这眼前的人也是个大人物啊,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那也就是相当于现在一个县长级别的!唉,火气一来竟然得罪了这么个人物,难怪看着就感觉怪怪的,一个给领导拉车的粗野汉子都能拉出气质来,真是幸福呀。

    忙高高兴兴的答应了,忙小跑着把那位大爷请了下来,在欢送的目光中终于是渐渐远去,海龙和几个警察都是擦了把虚汗,平日里他们都像是大爷,这一夜加一个上午,被那龙大少给折磨的和奴才差不多,见龙小华远去,当然是欢欣鼓舞。

    童伟强见这一阵势,马上又想到了事件的另外一位主角左穷,他顿时明白了,今天的这件事已经说开了,大家和好如初,大家各自走人,权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看了看狼藉一片的歌厅,童伟强心里暗暗心疼,不禁想骂人,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合着弄到最后我最倒霉。

    又想着这帮手下怎么还没给收拾干净,又他吗偷懒了!

    海龙把目光收了回来,问旁边的属下那位左秘书正干什么。那属下就说左穷正补睡。

    听属下这一说,海龙和童伟强顿时一阵牙疼,尼玛!什么人嘛,大伙儿在外面忙来忙去,犯罪嫌疑人倒悠闲舒适起来,打从娘胎还就遇到过这么一回!

    挥挥手把那属下支走,又看了看四周,拉了下童伟强的衣角,就往童伟强办公室走去,童伟强会意的跟了上去。

    进门后,两人坐在沙发上,无声的抽了会儿烟,海龙叹了口气,“唉,这事到底是办完咯!”

    “是啊!”童伟强低头抽着烟,附和的点点头,在他看来,这场看似没有输赢的战争到底还是他最背时,不仅当孙子了一回,还白白的浪费了几天的营业额,恐怕这事件的影响以后很久才会渐渐淡去吧。

    海龙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伟强啊,既然做了好人,那就做到底吧,不然人家不但不会记着你的好,反而会迁怒于你呀!”

    童伟强也是官宦之家出身,耳濡目染,再加上又在商界中打拼多年,马上就懂了海龙的意思,可心下还是不甘,不由的低声骂骂咧咧道:“他娘的这帮兔崽子,惹出来的祸事倒要老子去背黑锅,吗的,哪有……”

    海龙很理解自己这个哥们的心情,也就抽着烟,任他去骂了,反正没人听到,最后还得没脾气的。

    果然,没多久童伟强就不再骂骂咧咧了,抽了会儿闷烟,瓮声道:“海队,你说怎么个好人法子?是赔礼还是赔钱?”

    海龙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点点他脑壳,没好气道:“赔礼?人家要你的道歉干嘛,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现在社会赔钱来得更实在!你把钱摆在他面前,心里就算有怨气,以后也不好意思找咱麻烦,这就叫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想着到手的钱财又得往外掏,而且是很憋屈的那种,童伟强就是一阵阵的肉疼,咬咬牙道:“那好吧!”

    “那你准备赔多少?”海龙见他答应了,心下高兴,不由的好奇问道。

    童伟强伸出一根手指头,迟疑道:“一万够了吧?”

    “我操!”

    海龙终于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像看着白痴样子的看着童伟强,道:“你是在侮辱你自己呢还是侮辱人家,人家眼光高着呢,怎么会看得上你这点儿钱,说不定心里面还会着恼!”

    “那你说多少?”

    “五万!”海龙伸出了五根手指头,晃了晃,道:“这是最少的了!”

    “五万?!”童伟强失声叫了出来。

    “就五万!”海龙冷静道。

    童伟强肉疼的要死,但想着要是不给,那以后还不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这帮官家的作风他可是经历太多的,哪里少打点了,就有你的罪受的!更何况现在面对的可不是那些小官小吏,而是比他们县头儿还有威慑力的存在。

    咬咬牙,一拍桌子,发狠道:“五万就五万,不就点钱么,我老童还赔得起!”

    海龙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心里也松了口气,要是童伟强这家伙不答应,他还不好回复自家局长了,因为昨晚他给他们局长电话的时候,局长就有暗示给受害人一定的经济赔偿。童伟强不出这笔钱,那就得摊在他的头上了,手下那帮兔崽子还不吃了自己!

    所以算来算去还得童伟强出上这笔钱,要不是昨晚他拉着来,就是这地方上的派出所倒霉了,现在轮到他,所以在海龙看来,童伟强出钱天经地义,只是顾着朋友颜面不好明说罢了。

    童伟强从保险柜中拿出几叠钞票,看着花花绿绿的就要流落到人家的口袋,童伟强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

    他用塑料袋把几捆钱装好,走到门边,对在门后抽着烟的海龙道:“上去吧!”

    海龙点了点头,把未燃尽的香烟捻熄,丢进了垃圾桶中,跟了上去。

    其实赔钱这件事原本轮不到童伟强去谈,可是他身为海天的老板,又是事件的发生地,该出头的时候必须出头,想了想之后,他已经做好了息事宁人的准备,只要在能够忍受的范围内,他都会无条件接受。他实在是被这俩帮人马折腾的有点怕了,老子惹不起也躲不起,这钱我赔还不成吗?

    童伟强的态度多少有些出乎左穷的意料之外,又有点儿在意料之中,简直太好了,望着茶几上几叠厚厚的老头票,左穷马上就估算出这是五万块人民币,但他眼睛表现出的是很淡然,漠视的很空洞。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末日之主神游戏系统 网游重生之全职骑士 无上进化 网游之手语魔法师 无上仙国 五岳独尊 网游之百兽之王 北宋小厨师 非凡洪荒 海贼王之我是最强 超陆权强国 九阳绝脉 校园绝品狂徒 抗日之铁血军魂 至尊仙皇 超级因果抽奖仪 风骚重生传 篮界神话 韩娱之我在努力 冥界风流

新利18_18luck新利_新利18luc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