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八十章 你一个人的

类别:玄幻新利18   作者:不二色   书名:官路旖旎_官路旖旎无弹窗_官路旖旎最新章节
    请牢记

    地址

    有时候毛毛也很好的,在让左穷白痛了许久之后,终于在左穷的‘指点’之下扎对了地方,看着那缓缓滴落的药水,左穷是长出了口气。【风云新利18阅读网www.baoliny.com】

    还有奇怪的是旁边的女孩子竟然也是长长的吁了口气,莫非刚才她真不是故意的?

    “终于可以了。”

    “是啊。”

    “那你先睡着吧……”周毛毛放心的点点头,见左穷还坐立着,就又轻柔的放了下去,把露在外面的一条胳膊也要放回被子里,攒紧被子,触手之处却有着微微的cháo湿,又用手仔细摸了摸,有的地方加严重的,周毛毛看了左穷一眼,蹙起眉头没说什么的走了出去。..

    左穷有些困惑的看着她的背影远去,回头捏着自己身子底下的被单,哇!竟然有湿透的趋势,怎么先前就没有感觉不适?现在发现了就好像浑身出了疹子,一阵阵的难受,难道这就是久而不闻其臭?

    毛毛,你可别一言不发的就抛弃我走了呀!左穷心中限的怨念在滋生。

    “毛毛,刚才你在卧室里面尖叫些什么?是不是那坏家伙欺负你了?那家伙就一混蛋!”

    英扬在客厅说话声音好大,卧室里面的某人听的是一清二楚,左穷都怀疑这小妞故意对自己示威来着。..

    “他那样了还怎么欺负人,是我刚才看到角落里有一只蟑螂才吓一大跳的。”周毛毛不慌不忙的回到,那声音平淡如水,但传播距离也有蛮广,让卧室里面的某人是心中满腹牢sāo。

    “那可说不准,坏蛋不管什么时候都有流着坏水的。”

    “#%&*……”左穷在卧室里面手脚不宜动,但心却积极的诅咒着。

    对于英扬说的,周毛毛深感赞同,微微一笑也没有去说些什么了,转头回到自己的卧室,从衣柜里面翻出干净的床单来,抱着床单袅袅婷婷的走到左穷卧室房前推门走了进去,从衣橱里面找出一套换洗的衣物丢到左穷的身上,看着左穷说道:“能自己换好衣服吗?”

    左穷苦笑着摇了摇头,涩声道:“手都软软的,浑身都没多大力气……”

    周毛毛蹙起眉头苦恼道:“那该怎么办……”

    “要不,毛毛,我们先不换了吧?反正将就一晚上也没什么的,我挺得住!”

    “那怎么行!自己的身子可是不这么糟蹋的。”

    周毛毛有些责怪的瞪了他一眼,忧心忡忡的看了看床上的左穷,左穷很辜的看着她,不一会儿周毛毛若有所思的转身往客厅走去。

    晕!左穷看着女孩子的背影一阵狂晕,毛毛,不对呀!我刚才只是和你‘将计就计’、‘以退为进’的客气来着的,你可别当了真呀!

    英扬见周毛毛默不言语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赶忙扭转过头去装着很悠闲的吃着薯片看着电视。

    周毛毛会心一笑,小妮子,就抓你壮丁了!

    她走到英扬身边坐下,拿过遥控器把电视一把就关掉了。

    英扬回过头很不满道:“干嘛呢毛毛,还没看完呢!把遥控器给我。”

    说着就要伸手去抢,周毛毛却藏在背后,用身体躺着让她够不着,几次下来搞得英扬也有些发狂,“毛毛,你也太霸道了!”

    周毛毛微微一笑,把怀里的床单放到了她的手中。

    “干什么?我可不要床单的!”英扬来回的翻看了几眼,困惑的问道。

    “去帮左穷把床单换掉!”

    “我?”

    给那家伙换床单?英扬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瞪着那让谁见了都犹怜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好姐妹。

    周毛毛露出洁白的贝齿,笑了笑,很肯定的点点头。

    英扬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连叫道:“不去,不去,要去你去,叫上我干嘛!”

    先前的刹那的一瞥让她心嘭嘭的差点儿跳出了,哪还有胆子再试第二次,所以忙不迭的拒绝。

    周毛毛神情淡定,双手抱胸,轻笑着道:“我和他可只是朋友,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就不必和你重述一遍了吧?你不去谁去呀?”

    “可是……”英扬有些头疼了。

    “可是什么?你去不去自己决定吧,反正他现在病得也蛮重的,那被单汗湿的透出水来,要让他还在上面睡上一宿,明天……可真说不准会发生些什么。”

    “……”

    英扬抱着被单委委屈屈的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好姐妹,“毛毛,要不你陪……”

    “我不去!”周毛毛头也没回的就打断了她的请求。

    “可是……可是……”英扬像是有些难以启齿什么,俏脸也带着一丝羞恼之意。

    “可是什么?”

    “可是他被子里面就是个大光蛋,你让我怎么去给他换被子呀!”英扬跺跺脚,显得很是忿忿。

    虽然有些知道英扬要说些什么,周毛毛闻言还是不禁的面带红晕,心下想想也不觉为自己好姐妹的处境好笑。

    但这个工作在有她和自己同时在场的时候还真只有对方去做才合适的,周毛毛故作惊讶道:“你们在一起这么久,难道关系一点进步都没有?不会吧……”

    说着,面上还不时隐隐现出嘲弄、怀疑等不同情绪。

    看着毛毛有小瞧自己的趋势,英扬可不愿意被她小瞧了,忙梗着脖子辩道:“怎么会!你都没看见我们在一起多好,这么一说,我看你都好久都没约会了,不会是……”

    英扬说道最后还要小小的反击一下,这心的反击却刚好戳中周毛毛的痛处,她心下不由的一黯,勉强的笑了笑,口中催促着道:“我的事你管得着!去帮你老公换尿片的才是正事!”

    “他才你老公呢!”

    英扬羞答答的随口胡说了一句,却让敏感的周毛毛俏脸闪过一丝羞恼。

    想要教训那个满口胡话的小妮子,却见英扬或许也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小脚丫迈得极了,两三下就窜进了那卧室门,望着那紧闭的房门周毛毛也不由的苦笑起来。

    看着进门而来的英扬,左穷怎么也是想不到的,不是对这小妞没信心,而是对自己的信心不足……

    “你能自己把裤子穿上吗?”

    左穷看着眼前的女孩努力做着一脸严肃,但那俏脸绯红的样子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我哪还有那个力气,要是有,床单也能自己换好了。”左穷苦笑着回答。

    英扬也没再说话,把被单上那短裤拿在手中,走到床尾掀起一些被子蒙着顺着左穷的双腿往上套,那个进度真是慢,一点点的怕是碰着什么的搞得左穷都心急,把短裤拉到最后的腰、臀处,左穷很配合的把腰挺了起来……

    情况又是多么的相似,英扬‘啊’的一声,满脸通红的从床上跳了下去,匆匆的就朝房门口逃也似的离开了。

    左穷愣住了,看着那还晃荡荡的房门,心想着这妞该是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又是多么勇敢而敏感的在进行着一件事情啊!

    周毛毛正坐在原处看着电视,见英扬匆匆忙忙的从卧室里面跑出来,看着那绯红的脸蛋,她隐隐约约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心里好笑,小妮子死要面子活受罪了吧?

    可她还是装作疑惑道:“英扬,这么就换好了?”

    英扬没有先回她话,而是气喘吁吁的坐在了沙发上,端起杯子就猛灌了一大口,喘息了会儿,急促的呼吸才渐渐的平定下来,只是那里面的心跳还是依然的嘭嘭个不停,害的脸也热sāo,她捂住脸低头害臊,自己胆子怎么这么小了?不是都看过一次的嘛,这一次太不堪了,还没看到就像被吓坏的兔子,实在丢人呀!

    周毛毛见她视着自己,只是一个人的低头沉思,就有些担心的顶了顶她的胳膊,小声问道:“英扬,你怎么了?”

    英扬像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旁有个人似的,有些惊讶的看着周毛毛道:“毛毛,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注意到。”

    周毛毛又是奈又是好笑,恨恨的伸手在她额头点了下,“你呀!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一直都在这儿呀,叫你都听不到!”

    英扬俏脸也忍不住的一红,双手抱住周毛毛的手臂使劲摇了摇,撒娇道:“人家也是口渴极了,这才没发现嘛,毛毛,你可别笑话我。”

    周毛毛微微一笑,给好姐妹那有些杂乱的秀发抚弄了几下,轻声问道:“英扬,你手脚也够麻利的呀,这么就把事情办好了?”

    英扬闻言一僵,挤出丝丝笑容勉强道:“哪有那么,就是口渴了出来喝口水,然后回去继续的。”

    周毛毛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点点头道:“这样啊,那你喝水了还是赶回去换好好了,拖久了也不好的。”

    “嗯。”这下英扬笑得加的不自然了,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现在那么见到他那还不羞死去!

    可现实已经不容有其它的选择了,想想即将要面对的,英扬都不由的有些头皮发麻,现在她都有些后悔了,后悔那么急匆匆的跑回家,结果就糗了两回。

    哪个规定的只许女朋友给男朋友换尿片了,毛毛也真不够义气,平时说好的都是好朋友的,现在关键时刻就推着自己一个人出去顶雷,真是坏透了!英扬满腹牢sāo的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

    英扬也只是不知道,不知道先前自己的好姐妹为可是很有义气的抗雷过一次的,而且很那种很默默闻的,很认真的为她男朋友擦拭身体一番……

    要是让她知道了,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心情去埋怨。

    慢吞吞的挪到门口,还是有些心里发虚,回头往后边看去,那可恶的毛毛怎么还冲自己笑呀!不就是牙齿比较白嘛,有什么好显摆的!

    回到房间,左瞧瞧,右看看,这儿弄弄,那儿摆摆,眼睛不时的往床上偷瞧,好一会儿都没发现动静,心里就不由的一喜,或许现在不要很尴尬的直面的。

    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蹲在床边看了好大一会儿,见左穷始终是紧闭着眼睛的,只是身体有时不时的抖动,没有其它什么异常的地方,她这才吁了口气,拍拍胸口放下心来。

    她有些好笑的看着手中的抹布,随手丢到了一边,小心的揭开床被,看着里面的短裤已经正正经经的穿好了,只是高高翘起的还是让人面红心跳,面红耳赤的低啐了一口,赶紧把头偏向一旁。

    “还算作了件好事嘛!要是还是原样,真不知道怎么办呢。”英扬一边把被单掀到一边,一边嘀咕着道。

    英扬看着那睡得很是安详的左穷,低啐了口,这家伙真大狗熊了,一天也睡不够!

    费力的把左穷扶了起来,一边抽着底下的床单,再换位置,接着抽……

    当换好了床单,就没多大会儿的时间,英扬已经累的香汗淋漓了,把左穷重安放妥当,她这才感觉到自己要累趴下了,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冲床上睡着的左穷挤眉弄眼了几个鬼脸,又看了看挂着的吊瓶和针管,一切都算正常,英扬这才放心的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门,就看见毛毛从浴室梳理着头发袅袅婷婷走了出来,毛毛也看到了她,有些惊讶的指着她道:“你浑身怎么像是湿透了一样?到底怎么了?”

    英扬没好气的乜了她一眼,哼哼道:“哪像你呀,没事干,就可以躺在浴池里面揉揉屁屁洗洗脸!我要照顾的可是一个壮汉耶,你又不来帮忙,累死我活该!”

    周毛毛被她气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恨恨的隔空朝她指了指。

    英扬可不管她那一套,现在她身上黏黏的,难受的要死,她现在一刻都不想停留的要去沐浴。

    “开过开过,闲人闪开!”

    急匆匆的从毛毛身边挤了过去,顺带的用手在那翘翘的臀部摸了一把,口中啧啧道:“屁屁真有xing!”

    周毛毛反身想去抓她,可英扬像一个泥鳅般溜滑的钻进了浴室,门‘啪’的一声关上了,里面那银铃般的笑声响了起来。

    “毛毛,把你妹妹我的换洗衣服送过来……”

    “说了多少次啦,你比我大耶!”

    “你就让我一次嘛,以后我多叫你几次姐姐好了!”

    周毛毛面对耍赖着的姐妹语了,冲浴室门皱了皱琼鼻,转身往卧室走去。

    英扬很多时候已经把这儿当成半个家了,她的衣物什么的都塞满了周毛毛的衣柜。

    周毛毛从衣柜里面跳出几件英扬平时爱穿的衣服放在臂弯,转身朝门外走去。

    “你说他晚上还要让人照料着吗?”英扬一边拿着吹风机吹着秀发,一边朝坐在一边看电视的毛毛问道。

    毛毛看电视似乎没有听到,问道:“谁呀?”

    英扬有些气恼的把手中的吹风机丢在一旁,掐着腰语气不善的瞪着毛毛道:“你说我说谁!”

    毛毛睁着大大的眼睛很辜的看着她,试探着道:“左穷?”

    对于这种很纯真很纯美很纯洁的……眼神,很少有人能挡得住的,就连同为女儿身的英扬都敌不住,有些颓然的坐了下来,奈道:“不是他还有谁呀。”

    “当然要人照顾啦!”毛毛一语就打断了英扬某种不良的幻想。

    “他现在病情很严重耶,要是晚上没人照看着,又要加重了,明天肯定也只好住院了……”

    毛毛摊开双手很直白道。

    想想刚才的折磨,英扬险险的都要暴走了,商量着道:“毛毛,要不……”

    毛毛没等她说完就微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不行,他是你一个人的。”

    英扬苦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要不,毛毛,我们一起照看下他吧,他也是你的蓝颜知己呀!”

    毛毛俏脸一红,蹙起秀眉有些恼了:“你乱说什么知己!满嘴胡说八道。”

    英扬也少有的见到自己好姐妹有如此生气的时候,还没对上心里就先有些怯了,忙道:“这都是左穷告诉我的呀!不信你问他去……”

    左穷在床上瞪着大大的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我晕!小妞耶,你真是胆大包天,信口开河,中生有……

    可他现在是一个睡着的角sè,他是不应该醒过来的,不然他肯定是要把那睁眼说瞎话的小妞提到眼前好好教育教育的,这还得了,随时随地的都把自己夫君当挡箭牌,看来夫纲还没记在心上呀!

    事实是,那天那天的情形是:

    左穷下午下班后,他很自觉的就开车到英扬的工作地方去接她,接到后两人就很愉的逛了会儿沿江大道,最后走进了一家装修还算浪漫的咖啡店,左穷和英扬相对而坐,虽然相视的眼神还算不上情意绵绵,但也能时不时的电对方一下了。

    就是这么一个很好谈情说爱的场地,左穷还在想着怎么花费点儿心思感动下对面的女孩,哪知道就在此时,英扬突然抬起了头,看着外好一会儿,才默默的注视着左穷的眼睛,却好久的没有开口说话。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末日之主神游戏系统 网游重生之全职骑士 无上进化 网游之手语魔法师 无上仙国 五岳独尊 网游之百兽之王 北宋小厨师 非凡洪荒 海贼王之我是最强 超陆权强国 九阳绝脉 校园绝品狂徒 抗日之铁血军魂 至尊仙皇 超级因果抽奖仪 风骚重生传 篮界神话 韩娱之我在努力 冥界风流

新利18_18luck新利_新利18luc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