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千三一章 恐惧要塞

    “我……不是很善长外放法力防御,所以刚才的法术使用起来法力损耗也多。【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嗯,就是这样……”

    霍刚冲出来后就迅速委顿了,竟也是一副法力告罄的模样。见众人都盯着他,只好比划着粗壮的手臂,奈地解释起来。

    刚才左宁化神法身化剑裹了众人向外冲,实际上剑气只起到裹携冲击之用,并防御之能。对众人的保护,仍要靠霍刚来负责。一路高速冲出来,对防御法力的压力本就极大,他这样一解释众人便都明白了。

    想及此,李默也暗道侥幸。亏得他们这些人个顶个都不俗,否则真就危险了。

    先说他境界太低,在大鱼肚子里算是客场作战,以他相对并不凝练的法力,使用出的防御法术在法力消耗上疑会加惊人。而就算加上菊王分身,其法力总量比起霍刚和柳铮来仍会差上一些。

    左宁以剑入道,能护住自己就不错了,估计也没有什么出色的防御法术。

    至于绒毛女是肯定死不了的。谁死了,她都不会死。但也不是没一起遭到过危机凶险,这丫头明显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全,对别人是不是会挂掉可不见得有多关心,绝不是个靠得住的。

    这东西一回想,才知道刚才是多么的惊险。假若霍刚一个没坚持住,众人很可能会被留下几个。

    还不止于此,左宁所化血剑震了震,又重化成了化神法身。也是一副精疲力尽之色。看都不看猛冲过来的大鱼,摸着光头闷声闷气道:“那鱼体又坚又韧,法力消耗太多,接下来我也不行了。”

    李默翻了翻眼睛,然后扭头看向绒毛女。

    大鱼失了体内的密室藏宝,变得极为暴躁。高速冲来时身体不停摇晃,鱼尾摆动。搅起的水流又急又,彻底打破了这处海域的平静。

    海中漂浮的岩石互相撞击,发出巨大的轰响。然后就见所有的岩石都化成了大大不小的鱼,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四处乱撞。

    绒毛女惊讶地左右环顾,看都不看李默一眼,退后一步撇嘴道:“你个大男人,这时候不会是想让我顶上去吧?”

    李默嘴角微抽。道:“顶个毛线呀!该逃跑了好不好?我看你,是让你引路好不好?只是进来一趟,我可没记熟出去的路。”

    说罢黑丝右手扬起,甩出乌龙筑海水球将左宁、柳铮和霍刚三人都装了。然后遁光一起,飞一般向来路逃去。

    世界战兵这东西,只要水门洞天还在。根本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李默没有半点的战斗**,不用说这种战斗还全好处了。

    “啊!现在跑呀,可以适当打一打,先将之打爆再逃也能从容些!”

    绒毛女叫嚷着,逃跑的速度却绝对比李默还。俩人一前一后,拼了命地向来路猛冲。

    身后大鱼紧追不舍,两侧的鱼鳍不时拍动。搅起一波又一波的海流,翻涌拍击拦阻两人。

    绒毛女的身体渐渐虚化,甚至变成了半透明模样。面对如山体崩倒倾压过来的浪潮,竟轻而易举,有若物般穿了过去。

    相对来说,李默就苦逼多了。每次都要用泻流势凝出来的拳头硬轰出通道来,就算如此仍难免被撞得东倒西歪。

    “,要追上了。你行不行呀?”绒毛女回头看到他的狼狈模样,心情大好,翘着嘴角叫道。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李默怒吼一声,翻手间掏摸出只靴子来摇了摇。

    “我靴子!”绒毛女唰地飞了过来。

    “啊,我可能掏错了。是这个,你帮我拿着。”李默又将靴子收了,再随手拿出个空间灵器。然后干脆地钻了进去。

    这件灵器又薄又脆,当然不可能在如此凶险的环境中存身。自有乌龙筑海的力量渗透了进去,进行主防。

    之所以使用比较一般的空间灵器,也是怕左宁三人多想。如果是比较厉害的灵器。想来三人是绝不想进去的。

    毕竟法术和灵器还不一样。灵器有胎体,若是进行法力乃至法术的加持,先天就要比法术强硬许多。

    哪怕只是几千变的灵器,以之为骨构建法术,就算三人表面都是一副尽粮绝状,实则肯定还有底牌,李默若想坑掉他们,都会一坑一个准儿。

    要知道,不说左宁和霍刚,他和柳铮之间可是死敌。现在只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罢了。估计出了美人海,还有一场好打。机会好了是不是会随手将对手坑死,这谁都说不好。

    乌龙筑海的威能自也不俗,但李默装起三人时直接让出了乌龙阁示之以诚,算是将法术的命门拱手相示,这才能装得顺利。

    ……

    情况危急不容多想,绒毛女就算再不愿,也只能咬牙切齿地抓过小棍般的空间灵器,然后继续逃跑。

    在乌龙筑海内,四人均端坐乌龙阁顶。

    李默正认真观察着后面追杀过来的大鱼。蹙眉点评道:“这东西的能力已经堪比普通的炼虚修士了。身体庞大,极难消灭。最重要的是如果被骗入其体内,威能还会倍增。试炼八殿就是这样的难度,上八全估计也很不好闯呀。”

    霍刚闷闷点头道:“确是如此。好在这类体格比较大的世界战兵打灭后,恢复的时间也比较长。最可怕的应该是小而多的世界战兵,源源不绝前仆后继之下,想来会加恐怖许多。正面对上,我们也只有败退一途。”

    柳铮在一边捏着下巴,一脸不耐烦道:“把储物袋都拿出来看看,到底这次的收获怎样?整十间铜门密室呀!为了整理出这些资料,我可是……打赏下面人许多好处的!”

    左宁翻翻眼皮,道:“还以为是你自己找的资料呢,怪不得这么不靠谱。不会是你家族内的仇家帮的忙吧?”

    这种挑拨离间的话也只有他能说。李默对柳铮的提议表示视,道:“现在绒毛女还在外面呢,她也是有份的,怎么能在她不在场的情况下就先打开储物袋呢?”

    左宁暗翻白眼,撇嘴道:“你俩的关系……可真好哦!”

    李默一本正经道:“在我的眼里。大家都是同志,不分彼此。小节所谓,大节是要保持的。”

    接下来,他便又开始细细观察起外面的大鱼,包括惊慌乱窜的小鱼也在研究之列。有这么多的研究目标,再综合药呼玉简上的描述,对于世界战兵总算有了比较靠谱。较为立体的认知。

    愤怒的大鱼法力雄浑,一直紧追不舍,着实给绒毛女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初时她还能轻易穿过一些袭来的浪潮,后来被大鱼搅起的水流竟然拧成了蛇形,且层层相叠,虚空都被碾压得扭曲。硬冲之下她只能做到进三步退两步,速度难免大减。

    好在大鱼的速度尚不如她,被她绕了两大圈避开围堵,勉强拉开距离后才一口气冲入细狭的出口,成功摆脱。

    在这一过程中,世界战兵的战斗智慧和战力给众人留下了很深的印像。

    对于八全道之行,如霍刚明显心事重重起来。

    左宁倒仍是一往前。不达目地誓不罢休的模样。

    柳铮一边恢复着法力,一边不停地要求打开储物袋看收获,似乎穷了几辈子的模样,估计现在眼睛里就剩八全道的众多财富了。

    李默也有了些压力。现在白犀分身仍然在缓冲室和幼龙之心纠结呢。只靠主身,难免有些势单力孤。

    出了大漏斗,李默又拿出功能钥匙放出传送水漩涡,几人重回到了客栈的房间里。

    收了菊王分身,这次都不用柳铮说了。他直接抛出上百个储物袋。在房间的地毯上摞出老大的一堆。

    柳铮、左宁、霍刚和绒毛女都两眼放光。不说别的,这么多的储物袋堆在一起,一看就特有满足感。

    龙青霜和银星子也凑了过来,柳铮已经迫不及待将第一个储物袋打开了。

    “垃圾!”

    他突然皱起眉头,随手将储物袋丢到了一边,再抓第二个。

    “怎么就垃圾了,装的是啥?”龙青霜好奇地拿过那个储物袋。打开后也有些傻眼。却是储物袋里堆了差不多有上百件的……法器!

    “我这个也很垃圾呀!怎么都是法器?”

    绒毛女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我的也是!”

    左宁咧咧嘴,将储物袋丢到一边,对再开储物袋彻底失去了**。

    “我的也是。”

    霍刚嘴角直抽,掂着掌中小小的储物袋抛来抛去。也懒得再开了。

    只有柳铮锲而不舍地一个接一个打开。龙青霜则在一边很配合地帮着复检。

    “垃圾!”柳铮。

    “都是法器!”龙青霜紧接着说道。

    二人就好像复读机一样,复读了上百次。

    “怎么会这样!我还要发财呢!我还要一夜暴富呢!”柳铮呈大字型躺倒,双眼神。

    “要不你也学虎大石,找个富姐包养吧。”左宁建议道。

    正在此时,外面门响,竟是瑕和冯媛媛回来了。二人其实已经回来了一次,刚刚又出去了一小会儿,这是再度回转。

    “刚才那边有宝箱喷射,你们不知道吗?我和媛媛运气不错,开箱得了一些材料,还净赚七十多枚海洋之泪呢。”瑕见人都回来了,随口说道。她浑不知,刚刚已经在某人的伤口上洒了一把盐。

    “唉!”柳铮眼前开始发黑。

    “不用这么受打击吧?要不那一堆法器,都卖我了?我本来就拥有其中七成的,余下三成……给你们五十海洋之泪?”李默正坐在床头翻动着联光屏,随口说道。

    “啊,不会吧?”瑕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拿过个储物袋翻看,顿时一脸的惊讶,道:“怎么都是法器呀?”

    又拿起第二个储物袋,见也是法器她就要丢到一边了,忽然意识到什么,又连忙打开再看了一眼。

    紧接着,她开始一个接一个,不停地打开储物袋。

    这怪异的动作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连半死不活的柳铮都躺在地上,支起了脖子。眨巴着眼睛。片刻后,他忽然翻身蹦起来,击掌道:“我明白了!这是一套阵法!”

    瑕已经丢下第十个储物袋了。闻言头也不抬道:“对。不仅是阵法,而且还是一套攻防两用的守护大阵!这上万件法器应该都是一套,会用上这么多的法器做阵基,说明这套阵法至少都是王者大派守护大阵那个级别!”

    柳铮蹲在一边,非常乖巧地帮着递储物袋,问:“能确定是什么阵法吗?都是法器级别的阵基,是不是没多大价值呀?”

    瑕随手摄出件小铜鼎,抚摸了一下道:“不会。虽只是法器,但炼法都融在里面了。基础打的非常好,架子搭得开,继续祭炼就是了。至于是什么阵法,现在看来,有六成可能是……”

    说到这里她突然闭口不言,只是飞地接过柳铮递过来的储物袋,观看里面的法器种类。

    柳铮的耐心实在有限。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姐,到底是啥阵法呀?”

    瑕面色渐渐严肃起来,清冷着声音道:“如果我没有看错,这极可能是亿万年前,名震天下的恐惧要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绝世唐门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北洋1917 疯狂基地 龙血战神 落月殇 花丛高手 武敌天下 位面农场 官场桃花运 穿越五胡乱华 掌御星辰 姐妹花的贴身保镖 风流小农民 煮酒点江山 少年医仙 极品大教皇 无上至尊大道 武法武天 诸神时代 百媚图 重生之冠军教练

新利18_18luck新利_新利18luc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