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引气

类别:武侠新利18   作者:小段探花   书名:修神外传_修神外传无弹窗_修神外传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八章引气

    在自己体内感知一阵,张小花不由的欲哭无泪,不带这么欺负的人的,自己的资质差也就罢了,不能如《无忧心经》所讲的,感知天地间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自己辛辛苦苦的忙碌这么长的时间,今日好容易引气入体这一丝的元气,这么能就这么突然不见了呢?

    可惜张小花体内没有再长一双眼睛,自然无法去寻找的,他能做的,只有再去尝试。【无弹窗新利18网www.baoliny.com】.FEISUZW. 飞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算是积累了经验,以后感知起来就熟门熟路了,不多时,张小花就又找到了一丝的元气,同样是下行而来,被张小花这一牵引,就倒换门庭,投了张小花的怀抱,只是这侯门深似海,入了张小花的身体就不见踪影。

    如此几次,张小花也就不再幽怨,这天地元气在体外,不是自己的,只要被自己引气入体,那就是姓张了,管它在哪里呢?只要不再跑出来,总有一天会被自己发现的。而且,那《无忧心经》的功法,不也没说元气是怎么跑出来嘛,看何天舒他们练功,也没听说内力会自己跑出去的?

    难不成它会被自己“放”出去?

    说来也怪,张小花就这么盘膝跌坐在'药'田的田埂上,一个下午就牵引了不少的天地元气入体,这时的张小花也有些纳闷,自己现在虽说刚能引气入体,可毕竟是能引气了不是?这么就不能感知到天地间那充斥了的元气呢?怎么都是一丝一丝的?还都是从上往下而来,并不如心经所讲,是弥撒在天地之间的呢?难道何天舒他们的内力就是这么一丝一丝从外面这么修炼出来的?

    带着满腹的疑问,张小花回到了小院,他很自然地就去敲何天舒的房门,何天舒已经自'药'剂堂回来,正在屋里研究那个缥缈步,见到张小花敲门进屋,笑着问道:“张小花,是不是练《莽牛劲》有什么问题了?”

    张小花一愣,道:“何队长,您还真是一神人,能掐会算呀。”

    何天舒摆摆手,道:“没什么的,想当年我年纪虽然小,得到第一门内功心法的时候,跟你现在一个样子,着急忙慌的就修炼,一不小心还出了岔子,若不是师兄弟发现的早,我可就废了。你这个《莽牛劲》我也听说过的,简单易懂,行功路线简洁,正适合你这种有耐'性',没人指导的人修炼。”

    然后,眉'毛'一挑,嬉笑道:“下午是不是忙了一个下午?这个《莽牛劲》练的如何?”

    张小花红了脸,小声道:“没什么感觉,还是找不到气感。”

    何天舒一阵“嘿嘿”笑,道:“没关系,这个气感跟每个人的资质有关,你切不可灰心,多尝试,也许在不久的以后就能感到的。我当年也是用了整整两天,才得到气感的。”

    “那最快的能用多长时间?”张小花有些好奇。

    “立刻!”何天舒不容置疑的回答。

    “啊?!”张小花的嘴巴张得大大,能塞得下一个鸭蛋。

    “是啊,就是立刻。”何天舒笑着回答:“这世间的奇才无数,就我当年的记忆,很极少数人立刻就能有气感,当然,大多数人都是以后一到两天就有了气感。”

    张小花有接着问:“那,何队长,有没有人没有气感?”

    何天舒皱皱眉头,道:“我的印象是没有的,还是那句老话,我缥缈派挑选出来的,皆是天资聪慧之辈,很少有超过三四天得到气感的。”

    张小花心里哇凉呀,紧接着问:“那何队长,你们从外界感到的气是一丝丝的,还是一团团的?”

    何天舒听了,更是一愣,旋即大笑,道:“张小花啊,张小花,你还真会说笑,这外界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气呀,这个气感就是一种假设,相信这个《莽牛劲》也有存想一说吧,这个存想就是假设的意思,假装有气体从额头灌入,这才有内力的雏形。内力或者内劲都是你自己搬运这个气,打通你身体内的'穴'道,在体内的经脉流转,没流转一次,就能增加一点,这才是内力增加的本质,当然,也是有一些增长功力的'药'物,可以促进体内内力的增加啊,可从来都没听说过,能从身体外面吸气的,若是这样,我们每天从外面吸气就是了,干嘛还要盘膝打坐,苦熬着锻炼内力呢?”

    看着张小花一脸的不解,何天舒又解释道:“还有,人的身体经脉,就是内力的容器,而容器的大小也决定内力的多少,我辈修炼内功心法,一方面是要增加内力,另一方面这是扩张经脉,只有两者都增长,才能算的是高等的内功心法。你那个《莽牛劲》,虽说是很易入门,但行功路线简单,每搬运一个周天,内力增长的有限,而且,这个功法对经脉的扩张,也是作用甚微。所以,才很少有走火入魔的。”

    “可是,”张小花有些着急,道:“没有从身体外面感觉到内力,那体内又如何生成内力呢?”

    何天舒笑道:“古人云的好,相由心生。这内力的产生正是如此,只要你有了气感,体内的经脉之自然就会有内力相应的生成,暖烘烘的,若是你依功法运转,那内力就会随了你的心念,想小耗子般在经脉流转的。”

    “若是练的久了,那耗子自然就会长大。”何天舒又理所当然的补了一句。

    “暖流?经脉流转?”张小花心里一动,以前自己在修炼北斗神拳的时候,就有暖流出现,估计,那就是内力了吧。

    不过,这经脉嘛,张小花想来想《无忧心经》所讲的行功路线,似乎跟暖流所行并不吻合,于是又问道:“何队长,那经脉内力的搬运是不是都一个样子?”

    何天舒又是面'露'笑容道:“当然是不一样的,每个内功心法所不同的地方,就是在经脉的利用和内力的搬运路线之上的。若是《缥缈神功》跟你的《莽牛劲》行功路线一样,那它还能叫《缥缈神功》吗?”

    张小花恍然。

    不过,他依旧是不死心,问道:“何队长,你说的是真的?内力并不能从外界吸收气体?”

    何天舒斩钉截铁道:“肯定确定以及一定!”

    张小花无语,自己练《无忧心经》可真真的感觉到了天地元气,也把它引到体内了呀,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本来想问问何天舒关于元气到体内不见的问题,这下好,把自己气感的问题都全盘推翻,还不如不问呢。

    何天舒见张小花气馁的样子,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张小花,古人云的好,失败是成功的娘亲。你要有不怕吃苦,不怕牺牲,不怕流汗的劲头,这气感一天得不到,就用两天,两天不行就用三天,若是真得一两个月都得不到,那也是无妨的,咱们不练内功心法就是,改练外门功法,你看我们缥缈派的石牛,那练的就不是内功心法,不照样也是很厉害吗?”

    张小花也不做辩解,随便往何天舒的桌子上看了看,何天舒看他的样子,有些尴尬道:“这缥缈步的第二层还是有些难度的,我看了看,还没弄明白,你说这明明就是个步法嘛,怎么有些地方我就弄不明白,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真是不知道大帮主他们是怎么练成的。你先别着急啊,等我一弄明白立刻就告诉你,你还是先学你那个《莽牛劲》,找找气感吧。”

    张小花也是没兴致,说:“好的,何队长,您先看着,我也回去琢磨琢磨。”

    说完,张小花就低头走了出去。

    本以为自己能在何天舒这里找到满意的答案,可就现在而言,张小花更是'迷'茫,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何天舒说的情况跟自己练的《无忧心经》根本就差的很远,自己会不会是练错了?

    何天舒在背后,看着张小花满腹心事的背影,也是暗自替他担忧,这内功心法一途向来都是讲资质的,若是长时间都得不到气感,根本就无法产生内力,更谈不上搬运内力和锻造经脉的,张小花练习拳法都能遗忘成那个样子,这个内力恐怕也逃不脱一样的命运。

    旋即,何天舒又想起张小花学缥缈步时的聪慧,可这缥缈步的轻功,也是要以内力为基础,没了内力,再好的技巧也都是无本之木,一无是处。想到此,何天舒也只有长叹一声,抖擞了精神,钻研起缥缈步来。

    张小花回到小屋,心有不甘,再次从怀拿出《无忧心经》,仔仔细细的用心读了一遍第一层的心法,确认自己的记忆没有出什么纰漏,这才合上秘籍,心暗自琢磨。

    心经上说的清楚,这天地间弥散着无穷尽的天地元气,引气入体的多寡,只在于修炼者功力的深厚,并没有像自己今天的感知一般,那天地元气都是一丝一丝的,若自己没有能力感知到元气也就罢了,可能面对无穷的元气,自己不能认识;而今既然能感知到,自然就会感知到大量的元气才对呀,总不能一些能感知到,一些感知不到吧?

    突然,张小花眼前一亮,自己刚看了《无忧心经》的第一层,可能没有记载,可保不齐以后的功法也没有记载呀?于是他赶紧再次打开《无忧心经》。

    可令张小花失望的是,等他从头到尾仔细的看过,依旧没有从这本秘籍找到一点的答案,其它的十几层功法,讲的也都是行功的路线,和境界的描述,似乎也只有第一层才稍稍的涉及天地元气。

    不过,张小花也并不是没有收获的,在《无忧心经》的最后,倒是讲了另外一种吸收天地元气的方法。这种方法并不是用于吸收气态的天地元气,而是吸收一种叫做元石的固状天地元气。根据《无忧心经》的记载,这天地元气虽然弥散在整个天地之间,但各个地方的元气浓度是不同的,在一些特别的地方,天地元气浓厚的惊人,时间久了,就会凝结成元石,根据形成元石的时间长短,元石也有大有小,小的如蚕豆,大的如核桃,这些元石是元气的结晶,内自然含有很多的元气,可以供修炼者吸收很长的时间,元石被吸收后就会慢慢的变小,直到最后完全消失。

    张小花很是高兴,立刻就把这种方法牢牢的记在脑海,不过,方法最后的一句话,却给他当头泼了凉水,这方法要在《无忧心经》修炼到第九层之后,才能使用,否则大量的天地元气蜂拥进入体内,会撑爆修炼者还不很坚韧的经脉,让修炼者爆体而亡。

    张小花撇撇嘴,把《无忧心经》重新揣到怀里,心暗想,果然是又做了无用功,且不说这元石长的什么样子,自己到哪里能找到,光看现在的境况,自己连第一层都还没有入巷,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修炼到第九层呀?即便是有了元石,自己也不敢吸收的。

    晚间,张小花依旧来到树林间,先是练习拳法、接着是剑法和轻功身法。那拳法和剑法自不必说,轻功身法也是愈发纯熟,虽然没有内力作为基础,可张小花如今的身形也是大异于前,施展了身法在树林奔跑,竟真有几分轻功的样子,只是不能高来高去,也是白瞎了那么飘逸的神采。

    做过了该做的功课,张小花就捡了一处树下,信心满满的盘膝而坐,运起《无忧心经》的内功心法,准备感知外界的元气,引气入体。

    然而,打坐良久,张小花的感觉在外面游弋也是良久,就是怎么也找不到元气,就连午那一丝的元气也找不见了。

    没奈何,张小花又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晚上就没有天地元气了?

    张小花这个气闷呀,自己就练个无忧心经,怎么就这么多的麻烦,不是这里不对就是那里不对,好容易找到了气感,一个下午有不见了,这,让自己去哪里寻找?

    其实,他也不想想,这大凡世间的学习修炼,都是有人指点才好,秘籍固然是理论的精华,但毕竟记载的是别人的体会,人跟人是不同的,在修炼的时候必然会有差异,这些就是要靠实践经验来弥补的,要不怎么说名师出高徒,自学成才固然也有,可那不过是沧海一粟嘛。

    不过,“这到哪里去寻找遗失的气感”的想法倒是提醒了张小花,他不是午在'药'田第一次得到气感吗?既然晚间在树林找不到,还不若去'药'田试试呢。

    想到就做,反正这会儿离午夜还有段时间,也不怕自己赶不回来。

    月夜的'药'田分外的宁静,不是有风轻轻吹过,月华撒在风摇摆的'药'草,纤毫毕现。

    很是美妙的一个夜晚,只不知道张小花的运气又如何?

    张小花先是坐在田埂,并没有立即“九浅一深”。

    这,就是进步,秘籍可没有说在运功之前要先平复心情的,在没有师父指点的前提下,只有经过尝试和失败,才能得到这个经验。

    等张小花感觉自己准备好了,这才行那《无忧心经》的呼吸之法,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渐渐进入空明之境。

    而当张小花把感知放出,不由的大惊,又差点心神失守,没了状态。

    为何?

    张小花游鱼般的感觉刚出去,就发现,外面的天地元气那是多多呀,一丝丝一缕缕的元气如同下雨般自天而降,比之白日多了五倍有余,虽然跟《无忧心经》的描述相差太过巨大,但毕竟比先前又是多了不少。

    张小花欣欣然,运用心经的法门牵引起天地元气,说来也怪,张小花刚把第一丝元气引入体内,其它的元气好像也听到了号角般,都往他这里涌来。

    张小花恍然,早先自己以为元气的牵引就是如白日般一丝一丝的引来,那修炼一身的内力耗时实在是太久,现在看了,在元气充沛的情况下,只要自己牵引了第一丝的元气,其它元气都会接踵而至,这才是真正的窍门,看来自己并没有走错路。

    此时的张小花极为酣畅,周身十万个'毛'孔如长了嘴的婴儿,争抢吮吸为数不多的天地元气,那元气似乎也是无穷尽的,只是每次的数量极少,但胜在连绵不绝。

    于是,欣喜的张小花就在这等意外的意境,浑然忘记了时间,哪里还知道什么午夜子时之类的,无喜无悲的脸上,似乎泛起淡淡的笑容。

    就在那笑容刚刚泛起,立刻就凝固在脸上了,可怜的张小花立时就陷入那某个缥缈派前辈羡慕之极的睡梦之。

    睡梦之的张小花,依旧盘膝而坐,特殊的呼吸方式依旧,那似溪流潺潺的元气也还是不停地涌入他的体内,只是,睡梦的那个闪烁,在“九浅一深”的刺激下,再次被深深地放大,无影无形的频率自张小花的身上发出,暗合夜空的星辰。

    飞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将夜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水系法师的春天 狩猎巅峰 仙噬 大亨万岁 辛亥军阀 天尊重生 幻灵神界 超级NPC系统 仕途沉浮 新世界1620 梦想口袋 海贼王之最强副船长 至尊神位 宦海风流 异界腹黑之龙骑士 三国之暴君颜良 无限之综漫天下 母仪天下 我是船长 逆掌乾坤

新利18_18luck新利_新利18luc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