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甘愿破戒

类别:科幻新利18   作者:刑浮生   书名:大道入侵_大道入侵无弹窗_大道入侵最新章节
    [新](.)

    来人穿着一身黑色西服,却手提古代银枪,. x

    他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容颜宛若少年,眸中却尽显沧桑沉稳,剑眉鹰目,身形修长,看起来倒是极为英俊。

    他手上所提的那杆枪,顾朝歌一眼就认出,与在三星堆文明下那艘战舰内的一样,同样刻有一个“汉”字。

    不需要犹疑,就想到一个姓氏,诸葛。

    所来者,真是武侯后人,被称为“地卫者”的人。

    鬼老人脸色微变了下,接着又森然笑道:“地卫四,诸葛承甫。”

    “我以为你在黄河沿岸追寻它的踪迹,没想到却能在此处见到你,看样子你是无功而返了。”

    诸葛承甫眉目轻挑,冷哼道:“老贼,想引动禁忌连锁,你到底是何用心?”

    他说话时,声音低沉,语气犹如不化的寒冰。

    “已经晚了。”鬼老人笑道,“猎杀我的禁忌存在已然将至。”

    “不晚。”诸葛承甫淡道,“你还能感受到禁忌猎杀的存在吗?”

    鬼老人闻言,面色陡然再变,沉默半晌后,咧嘴道:“诸葛承甫,你用了何种手段,居然能屏蔽我的气息,让禁忌一时间找不到我……”

    此话被祝观听见,连祝观都瞪大了眼,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屏蔽他人与禁忌之间的联系,如果有这样的办法,那么一定出自那里……

    罗布泊的那座古城,或者说,一个被地卫者占据的,战争堡垒。

    一众名山小辈多少了解部分事,但也不清楚太多,此时也疑惑很多。

    徐云扶着祝言,低声询问道:“这就是传闻中的武侯后人?”

    “应该是吧……”祝言轻咳着,刚才还是受到不小余波冲击,“这个人好强,能一枪挑断遂古之初鬼老人肩上的那团火,恐怕和山里的祖爷爷们一样,另辟蹊径的伪体,或者还要更强大,毕竟是武侯后人,连罗布泊那座城都能占据……”

    诸葛承甫提枪迈向前,再问道:“老贼,遂古之初到底在图谋什么,为何要引动禁忌连锁,你们疯了不成?”

    他直视鬼老人,继续道:“你们就这么心急,想先进地眼龙脉,不惜引动连锁禁忌,乃至牺牲你自己的命?”

    鬼老人笑而不答,诸葛承甫也难以想通他这么做的缘由。

    顾朝歌不明白,于是退后了两步,站到祝观身旁,低声询问。

    “禁忌连锁效应,你可以试想为一种倍数叠加效应,所带来的危险并非相加,而是数倍相乘,当某个地区,有多个要被禁忌猎杀消灭的目标,禁忌规则就会产生这种效应,甚至不是针对那些人,而是针对整个地区的湮灭……”

    “地眼龙脉,一时间解释不清楚,你以后会知道,来到这里的人,为的都是同一件事,入地眼!”

    顾朝歌总算明白,为何说鬼老人是个疯子,他引动禁忌连锁,带来的影响太大了,甚至对于这条黑龙而言,都有些杀机焉用宰牛刀的意思。

    所以才会让人想不通,他为何要引动这种连锁效应。

    龙啸声不停歇,还在与禁忌雷劫对抗,龙昂首高起,一半洱河水倒卷起。

    顾朝歌又注意到了,洱河水奇怪的两种不同的状态。

    同时间,在场众人都注意到了,在洱河底下,竟好像有一个空D,露出了一半,漆黑而深邃。

    “地眼!”

    “龙脉!”

    有人相继惊呼出声,鬼老人与诸葛承甫的目光也都被吸引望去。

    顾朝歌更是惊讶,他生活在南诏市二十几年了,从来不知道洱河下有这样一个恍若通向地底的深邃黑D。

    更让人感觉奇异的是,那个空D在河底,但河水竟然没有丝毫流进去,仿佛有无形的屏障,隔绝了水源。

    “从那里就可以通向地眼龙脉,但现在谁敢去呢,黑龙就在那里。”

    顾朝歌感到震撼,但也有奇怪,因为那个空D位居河底正中,好像就是分界线,让洱河两边的水呈现不同状态与流向,同时间他还发现,在那个空D下,仿佛有一缕缕白气会悄然往上冒。

    祝观的对讲机在此时响起,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我是祝观。”

    “黔贵方面的人都到达了吗?规模性武器是否充分?”

    “我知道了,我们会在这里等了难禅师等人前来。”

    听到这番话,顾朝歌心底一凛。

    鬼老人也若有所思地望了顾朝歌一眼,道:“了难那个老秃驴也到了吗?”

    “他境界了得,可惜了,他还未知晓禁忌真相,不会引动禁忌猎杀……”

    “如此一来,他到了,我便更难得逞了吗……”

    顾朝歌总觉得,鬼老人话里有话。

    祝观上前道:“药儿老的踪迹已经被我方发现,现在黔贵方面到了,军方已经决定,将从蓉城带来的杀伤性武器用于歼灭兽潮僵祸,现正架设武器,就算引起南诏市外的山林大火,也在所不惜,反正两省边界地区都已经没有人了。”

    “至于对付黑龙,黔贵方面也准备充分,已经足够,你们得逞不了。”

    诸葛承甫微蹙了下眉头,他清楚得很,祝观这番话也是告诉他的。

    因为不久前,在罗布泊基地遭受一场人为制造的误会后,地卫五与官方也达成了某种默契,甚至在不久前,他自己也曾与某战区军队在黄河沿岸并肩作战。

    严格来说,他们如今也算是盟友。

    “是吗?”鬼老人却依旧在笑,“他的踪迹被你们发现,那就代表着,他将走最后一步了……”

    “最后一步……?”顾朝歌喃喃,有种不安。

    他话音刚落下的瞬间,祝观的对讲机再度响起,那头的声音极度迫切,大喊道:“祝师,祝师,不对劲!大……大规模兽潮,大规模僵祸……!”

    祝观皱眉,这不是已经发生的事了吗?

    “不是,不是!全朝黔贵省的方向去了!”

    “一股股兽潮转变了方向,就连跳尸都不再向我方袭击,着了魔一样,朝着黔贵省方向涌去!”

    顿时间,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如此大规模的兽潮与僵祸若是涌入黔贵省,起码两省边界的乌蒙市会被血洗的。

    本来所有人都认为兽潮与僵祸是袭向南诏市,针对于他们,并且大部分兽潮都围拢在蓉城军方所在的那座山头下,也就是说是从川滇山脉出来的,但没想到,药儿老的最后一步,是诱导兽潮与僵祸放弃南诏市,前往黔贵方向。

    最后一步针对的同样是名山与军方,却不是要这两方的命,要的是无辜老百姓的命。

    顾朝歌明白了,遂古之初就是要以此为掣肘,来掐住军方与名山的七寸。

    现在,兽潮与僵祸不再袭向他们,但他们可以放任不管吗?

    如若不管,滇黔边界遭遇血洗,他们就要背负这责任。

    “了难禅师等人已经改变计划,现在要前往后方拦截兽潮与僵祸,几位将军同时下令,马上转移军方阵地,要占据南诏市后方进行拦截,并找一座通向黔贵方向的最高山头来架设重武器!”

    “如果先料理手上的事,赶不及吗?”祝观问道。

    他所问的意思,是此时先将南诏市的问题处理完毕,再即刻前往黔贵阻截兽潮僵祸。

    “不知道,但几位将军都不敢赌,特别是现在,我们这里的情况都被记者实时转播到网络上,如果我们放弃即刻阻截兽潮僵祸,一旦黔贵省出了事,我们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了难禅师与几位名山掌权人也决定了,以老百姓的性命安全为先。”

    “现在我们山脚下全是途经的兽群与跳尸,必须尽快帮助军方队伍进行转移!”

    对讲机那头,说话的压低了声音,接着道:“另外还有一点让我们难以忽略,了难禅师他们带来的消息,在滇黔边界,有一处Y兵借道地……”

    祝观脸色数变,他知道这其中的意思,Y兵借道地,自古以来都是大凶之地,而且极为神秘,无法推算会发生什么,假若兽潮跳尸途经那种地方,很可能会带来极大变数,让情况更加凶险。

    而现在,就是要他们尽快赶回,帮助军方转移阵地,占据另一方向的高地,拦截并歼灭这些可能威胁到黔贵省的兽潮跳尸。

    重炮火导弹倒是能够在原本山头进行远距离覆盖式打击,但这样的情况下,很多情况将无法控制,这些野兽跳尸行动极快,没有人阻截的话,单纯的覆盖式并不全面,将可能放走许多危险性极高的大家伙,所以必须在派人进行拦截的情况下重火力压制,进行集中覆盖性打击。

    但集中覆盖式打击不分敌我,将危及很多前往阻截的军人与名山弟子安全,必然有很多人将会牺牲。

    一方面是地眼龙脉,一方面是黔贵省成千上万人的性命安全。

    在如今的情况下,官方与名山只能选择后者。

    顾朝歌得知这些情况后,倒吸一口凉气,赵臣老谋深算,甚至借Y兵借道地的存在来牵制威慑所有人,他谋划的局,全都在呼应,扣成一环又一环,自己还未死在他手上,还真是万幸了。

    祝观脸色不好看,盯着鬼老人,迟迟挪不动脚步。

    诸葛承甫在此刻开口,道:“快走,趁黑龙还在禁忌雷劫下纠缠,这时候没人容易前往地眼龙脉,由我来拦住遂古之初,就算药儿老到了,我也敢保证,只要我仍站着,遂古之初难入地眼!”

    祝观心神一震,不错,想要入地眼最好的时机,是在黑龙死后,现在正是一个间隙,就算是遂古之初,也很难在黑龙还活着的情况下入地眼,再加上诸葛承甫拦路,就更是难上加难。

    他于是不再犹豫,马上转身朝黑龙桥上的军人们大吼:“立刻回援阵地!”

    接着,他转而望向顾朝歌,道:“顾朝歌,和我们一起走吧?”

    顾朝歌迟疑了下,眼下的情况,他明显是不能与黔贵方面的人见面的,但心里也难以拒绝,毕竟这关系到几千万人的性命,他更曾是一个警察,要他置之不理,在良心上很难过得去。

    “好,我和你们同去。”

    顾朝歌心里有主意,到时候就在山下掩护,希望能不与黔贵方面发生接触。

    众人折返要走时,鬼老人冷哼,转身欲朝洱河走去。

    祝观眼神一急,诸葛承甫提枪上前,拦住鬼老人,头也不回道:“交给我,你们走!”

    ……

    风起萧瑟,炮火轰遍百里山脉。

    兽群中心,炮火在烧,有很多人在其中鏖战。

    一具具庞大的兽躯栽在此处。

    还有跳尸被摁在泥土中,躯体支离破碎,脑袋被D穿。

    不远处,刀光剑影,伴随炮火子弹的轰鸣,许多人在浴血奋战。

    “就是前面了,看来了难禅师等人已经在为阵地转移开路!”祝观望着那片兽群死尸,向众人说道:“都打起精神来,我们速战速决!”

    顾朝歌望向远处,不由皱了皱眉,道:“没想到居然有如此庞大的数量,如果单凭人力,根本清理不干净,只有借助炮火。”

    祝观点头,道:“确实如此,但你看远处,那里正被重火力覆盖打击,其实已经替我们减轻了很多压力,我们要做的,就是开出一条血路来,让军队能够通行,前往后方对兽潮僵祸进行重火力拦截。”

    “阿弥陀佛。”

    有人口喧佛号,顾朝歌一愣,突然想起了陈放,然不住朝身后望去,只见几名年轻僧人走上前。

    在一旁的徐云忙问道:“几位师兄,有何说法?”

    那几名僧人皆是一袭白色僧袍,面容清秀。

    他们来自梅里雪山。

    “禅至师兄说,这头阵由我梅里雪山来打。”

    众僧中为首的那人合掌行礼,正是禅至,亦是表明了态度。

    “啊?”徐云明显愣了一下。

    祝言走上来,也有些迟疑。

    祝观沉默了一会儿,问道:“禅至,你们当真想好了?”

    “其实一开始,我就未算及你们,我们都能理解,毕竟梅里雪山戒律极重,更是从不破杀戒......”

    祝观一顿,又再道:“但现下,倘若要杀出一条血路,难免要......屠杀兽群。”

    梅里雪山的僧人们面色无悲无喜,慎重地点了点头。

    禅至轻声叹了口气。

    “临行前,师弟问贫僧,此去为何?”

    “贫僧答,名山都该出一份力,计较多年,都该出山了。”

    “其实我们本都是进化者,佛祖啊,贫僧也怀疑过,最后信的是,佛祖在我们心中,那佛祖便会理解我们所作所为。”

    众人皆是脸色一正。

    祝观郑重道:“谢梅里雪山大义!”

    众僧却皆摇头,不肯接受这一谢,僧人合掌,再道一声“阿弥陀佛”。

    禅至携众僧迈步而出,走向兽潮汹涌处。

    他们僧鞋干净,不染尘埃。

    见有人踏入此地,无数兽群朝这边涌来,虎视眈眈,不知何时便会突然跃起袭击。

    最前方,禅至停下脚步,合掌。

    颈上所戴佛珠泛起金光,像是有人相持一般,自然转动。

    有股佛音似有若无,一道声音却真切传到众人耳边。

    只觉得真慈悲。

    “众生皆苦,佛自然渡。”

    “修禅,修佛,修慈悲;因果,众生,佑世间。”

    “佛门有五戒、八戒、十戒,戒戒不杀生。”

    “今日,佑世间与不杀生,却是背道而驰。”

    “慈悲与众生,不可兼得。”

    “故,梅里雪山为修众生,甘愿破戒!”

    字字肺腑。

    “南无阿弥陀佛!”

    众僧齐喧佛号,仿佛绽放佛光!

    顾朝歌能感受到,一股元气在荡漾。

    猛然间,四周野兽不断挣扎扭曲着身子,似乎痛苦不堪。

    一头头巨兽,身子翻腾几下,便不再动,死于当场。

    他们的僧鞋上,沾了泥土。

    僧衣上,

    微信省流量免费,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哦。

    :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最终进化 宠魅 火爆天王 唐砖 官术 光明纪元 全职高手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宠婚再来,总裁请自重 登科 梵天太玄经 再见,乔先生 低调的巨星奶爸 大逃杀王 修真小主播 都市之与恶魔交易 重生之我们的80年代 玄界网游系统 重生军嫂初养成 秘探 妹纸不是人 聊斋之长生 末世最强僵尸 绝地大主播 无敌真寂寞 龙组组长请自重 克莱恩之门 别惹医毒大小姐

新利18_18luck新利_新利18luck官方网站